我錯怪了阿彌陀佛(一位出家師父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修行20余年的感悟)

學佛有問必答,專家答疑、有問必答,點這進入>>

2007年冬月,也就是阿彌陀佛圣誕前,我有緣拜見了湖北仙桃彌陀寺的能定師父。當我們頂禮下拜時,師父慌忙彎腰面向佛像,連連說:“不頂禮,不頂禮,快坐下。”


見到師父的第一印象,感受到師父特別慈悲。看到師父的面色和衣著,心里有種隱隱作痛的感覺:師父身體清瘦,面色萎黃;一件大褂是補丁連著補丁,腳上的棉鞋也是經過多次修補過的(后來才聽說師父腳上的棉鞋穿了近20年了)。


師父說話不繞彎,開門見山地說:“聽說你從弘愿寺回來,凈宗法師可好?我最近聽聞到善導大師的凈土思想,特別感恩他。要是沒有他和慧凈上人弘揚這個法門,我今生算徹底完了。”


自力修行 越努力心越不安


那次我們在寺院住了兩天,除了與蓮友們分享在弘愿寺的見聞,以及我們湖北潛江蓮友念佛往生的一些例證外,還有緣了解到了師父過去修學佛法的經歷。


師父說:“我出家22年來,住過不少的寺院,在武漢的歸元寺就住了六年。但是不管我住在哪里,就只想念佛,寺院通常的功課我感到很不適應。后來有居士請我來到仙桃彌陀寺,我正好在彌陀寺帶領居士們念佛、修行。”


“我特別向往極樂世界,開始決心很大,信心十足,跟居士們講我們一定要發愿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但是慢慢地,感覺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對我來說似乎沒有半點希望。”


努力累積資糧


“為了達到一心不亂,我多年來日夜不倒單,生怕自己貪睡而耽誤念佛,寒冬臘月就在床上鋪上涼席打坐念佛。白天如果念佛打瞌睡,就拜佛、繞佛。總之想盡一切辦法,就是不讓自己睡覺。”


“為了達到功夫成片,我每年都要止語100天,長年日中一食。對于應守的戒律,我都是嚴格持守;但是內心非常清楚,我哪能守得住啊,一不留神就有毀犯。”


“在奉侍師長方面,我也是很努力地去做:剛出家不久,我的師父就雙目失明了,無論我走到哪兒,都把他老人家帶在身邊,生活起居完全由我照顧。因為他眼睛看不見,心情特別煩,經常對我發脾氣,有時甚至是當著眾居士面打罵我;但我從不反抗或回避,總是很誠懇地認錯、道歉,直到我師父消氣為止。”


“盡管如此,我還是整日擔憂自己的后生大事,越來越加緊用功修行。可是無論怎樣用功,總覺得功夫不得力,一天到晚,總是焦慮不安,擔驚受怕,擔心犯戒,擔心功夫不到位,擔心往生資糧不具足。”


怕死


“我本來是不想在這三界火宅多留一天,但是由于往生沒有把握,后來反倒怕起死來了。”


“一是怕被狗咬死。因為我平時不太講究,穿的衣服都很破舊,狗特別欺負人,每次我遇到狗,總是被狗追著叫。我生怕它咬死我,往生又沒有把握,所以特別怕狗。”


“二是怕被強盜殺死。因為很多強盜都誤以為寺院有,我的寺院沒錢,我自己更沒錢,那強盜就只有要我的命了(師父持金錢戒,手上分文不存)。”


后悔


“思來想去,竟不知不覺后悔起來了――早知道今生不能解脫,真是不應該選擇出家。因為我達不到業盡情空,達不到功夫成片,達不到一心不亂,往生肯定是沒有半點指望了。這22 年來,我吃的、住的、穿的都是十方信眾供養的,我死后豈不是要像古德說的披毛戴角還?”


“你們說我愚癡不愚癡,實在是無可奈何之下,竟然埋怨起阿彌陀佛來了——我跪在阿彌陀佛面前,說:‘阿彌陀佛,您的西方極樂世界那么好,您怎么還有那么多條件呢?弟子愚笨,實在做不到,可是我又特別想到極樂世界去,您說我應該怎么辦啊?’”


一切恐懼 為作大安


絕處逢生,柳暗花明。


2006年的夏天,有個居士托彌陀寺的一位師父給能定師父送去四本書——《阿彌陀經核心講記》《十八愿講記》《唯說念佛》《凈宗略講》。師父一看到這么多書,很不高興,說:“你拿這么多書來干什么?拿走,我沒有時間看。”


這位師父也很善巧,只是笑笑,說起了寺院里的事,不提書的事。說完出來時,悄悄把書放在了師父的桌子上。


能定師父回頭看見書后,心想:這個弟子真不聽話,要他拿走,他還是放在我這里了。


一天,有一次隨手翻開了《阿彌陀經核心講記》,剛看幾頁,心里很不舒服:“書中竟然說惡人能往生,我這樣都不能往生,這惡人怎么能往生呢?我倒要看看這惡人到底是怎么往生的。”


書中凈宗法師引經據典,舉古談今,經證、事證、祖師證,粲然于目,說理滴水不漏,舉事鐵證如山,這讓能定師父不得不由懷疑轉為疑惑,由疑惑轉成嘆服。


當師父看到“往生完全憑佛力救度”時,他激動地拍著自己的腿說:“原來這才是阿彌陀佛的救度,這才是救我們的法啊!”


法喜


師父把那幾本書視為珍寶,一天到晚如饑似渴地捧著書看,還發心把那四本書各翻印了5000本。


接著師父又開始拜讀上人的《慧凈法師演講集》《慧凈法師書信集》,還有智隨法師的《凈土宗判教史略要》等。


當師父讀到上人寫的一句:“欲生凈土之人,應先知彌陀本愿,彌陀已預先為我等成就極樂世界,預先為我等成就往生之功德資糧,也預先為我等承擔償還曠劫以來我等所負一切業債;我等從娑婆往生到極樂凈土之應備各種資糧功德等,彌陀早已為我等圓滿完成。由于我等不知不信,故未能領受彌陀功德,因而繼續徒受輪回。”這句話讀完后,師父在寮房里當下嚎啕痛哭不止,就連過齋吃飯時,也控制不住垂下淚來。


這場景可把居士們都嚇壞了,私下悄悄議論:師父不會是生病了吧?怎么這幾天師父吃飯時都在流淚?


其實此時能定師父的心情是既法喜又慚愧,他說:“我真是太愚癡了,原來大慈大悲的阿彌陀佛什么都為我們準備好了,而我還在錯怪阿彌陀佛啊!”


師父得救了,心中的重擔放下了,多年積郁沉悶的心也開朗了,多年苦惱無助的心靈鮮活了,原本迷茫無望的前途現在變得充滿了光明。


師父樂得像小孩一樣,繞佛時不是一步步好好走,而是蹦跳著向前行。就連拜佛時,師父也是蹦得老高了再拜下去。


師父完全沉浸在彌陀救度的法喜里,只知道看書、念佛,洗了一個星期的衣服竟忘記拿出去曬,等到要換衣服了,才發現衣服還在盆里。他甚至弄不清白天黑夜,有一天上午十點多鐘,師父一直沒出來過齋,結果有居士去看,房間的窗簾關著,師父坐在椅子上開著燈在看書。居士說:“師父,您怎么還沒去吃早餐啊?”師父猛然抬頭問:“現在幾點了?我還以為天沒亮呢。”


祈求


師父反復閱讀了上人、凈宗法師和智隨法師的書后,就想拜讀善導大師的《觀經四帖疏》,然而這對于僅僅只讀了兩年書的師父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于是師父就把《觀經四帖疏》頂在頭上,跪著祈求阿彌陀佛,說:“阿彌陀佛,弟子愚笨,看不懂古文,好多字我也不認識,但是我特別想弘揚善導大師的凈土思想。如果我自己不弄清楚,將來會誤導別人啊。我求您加持我能讀通、看懂。”


師父在每次看書之前,都這樣向阿彌陀佛祈求。


說來一般人可能難以置信,師父在一個月內竟通讀了整部《觀經四帖疏》,還密密麻麻作了好多讀書筆記。不明白的地方,師父也都清清楚楚記了下來。


向恩師請法


2008年的十月份,我們的慧凈上人和凈宗法師,親自來到湖北仙桃彌陀寺,宣講阿彌陀佛的救度。


能定師父聽到這個喜訊,萬分高興,堅持要到武漢機場去接兩位恩師。因為師父平日暈車特別厲害,蓮友們勸師父在家迎請就好了。可是師父說:“我恨不得馬上就見到這兩個導師,我一定要親自去接。”


當我們在機場看見上人和法師時,我說:“來了。”話音還沒落,只見師父早已五體投地跪在了地上,待上人扶起師父時,師父早已是淚流滿面了。


師父借這次機會,將自己原來沒弄明白的法義,一一請教上人。慈悲的上人捧著《善導大師全集》,針對師父的十八個問題,逐行、逐句、逐字地進行講解,直到師父徹底明白為止。


圓滿心愿 上人收徒


前面提的師父要求拜師的事,我如實地轉達給了凈宗法師。凈宗法師聽了我的介紹后,回答說:“這樣吧,論出家時間,他比我早;論修行,他比我好;論年齡,他比我長。要說做他師父,我還實在不配,我來把能定師父的情況介紹給上人,請上人收他為徒吧。”


凈宗法師的回答讓我感動莫名――兩位師父真是謙卑啊!


當我把凈宗法師的答復轉告給能定師父時,能定師父說:“凈宗法師太謙卑了,我一定要好好向他學習。其實他收不收我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在我心中,他早已是我師父了。我原本是想到弘愿寺去拜見凈宗法師的,如果上人果真能收我,我就是爬都要爬到臺灣去拜師父。”


2009年的3月,上人傳來了賜給能定師父的法號——凈歸,我立即打印出來,恭敬地用托盤托著送到了彌陀寺。


凈歸師父顫抖著雙手,接住了寫著法號的打印紙。大殿里100多位蓮友目睹了這一感人的一刻,齊聲唱出了我們心中的圣歌——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



歡迎轉發,功德無量!

————————————

【學佛有問必答】


如果您在學佛過程中遇到種種疑惑或者困惑,推薦您加微信公眾號“學佛有問必答平臺”(微信號:xuefowenda),提供一對一的人工咨詢服務,專家坐診、有問必答!南無阿彌陀佛。


加關注方法:打開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xuefowenda"或"學佛有問必答平臺",點擊“關注”。

相關欄目:凈土.極樂世界.往生.真信切愿.正行雜行學佛答疑請進入:學佛有問必答網常見問答集錦(還可以免費人工答疑)

——————【歡迎護持無量光佛門網系列網站(查看匯款賬號)】——————


(微信掃一掃或長按二維碼贊助支持)
河北排列7走势图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