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佛門網 >> 網友投稿 >> 正文

了不得的般舟三昧,世界上滅的第二部經

學佛有問必答,專家答疑、有問必答,點這進入>>

35天行般舟匯報

我是11月21日到的北京,在處理完公差后,24日坐夜班火車到的遼寧海城(硬座94元,臥鋪180元),用了12個小時(如果坐汽車只要6個小時,150元)。從火車站到保安寺打的只要5元,保安寺在海城厝石山公園內,在市內,非常好好找。

到了保安寺,拜見了當家師德燈師后,講明了來意,說想行般舟。德燈師當時就同意了,并拿出了印刷精美的行般舟公約(條件),主要為條件是:如果行一日夜,需要背誦《佛說般舟三昧經》中的三字訣;行7天需要拜經,拜《佛說般舟三昧經》,一字一拜,(大概有7000多字),同時要會背三字訣;行90天需要完整背誦《佛說般舟三昧經》,同時需要拜經一遍;其它還有服從常住和護法安排,發心要正等等。

這時正好從丹東來了位居士,也要求行7日般舟,于是我們就一起到大殿里開始拜經,剛開始拜時,比較順利,大概連續拜了1000余字,后面就比較累了,而且腰疼,拜上30分鐘到一個小時就需要休息一下,尤其第三天時,非常累,十幾分鐘就休息一下。丹東的師兄身體比較好,尤其是意志比較堅強,用了不到三天就拜完了,他基本上不休息。而我特別怕苦怕累,用了4天才拜完,到第四天時就不那么累了,感覺再拜上一遍都沒有問題,而第二、三天時,每一拜,都是那么痛苦。這四天內要正常上殿(每天四次)。這是我第一次在大殿內呆的最長時間,從早上5點到晚上11點,大部分時間都在大殿內。

拜完經后,就洗澡更衣。然后打掃般舟殿(專門用于行般舟的大殿)。師父的要求是一塵不染。師父說,如果般舟殿內不干凈,會對行般舟的人造成很大的干擾。

在拜經的4天里,有兩件事讓我非常驚奇和驚怔。

1.寺廟內有兩名小和尚,大概在12、13歲左右,他們正在上學,白天上學(以僧人的形象,僧裝),早晚還要參加上殿,每天下午和晚上在大殿內做作業。同時還要其他幾名小居士同樣在上學,每天也在參加上殿,而且都是過午不食

2.我去保安寺的時候,正好趕上三學寺140名尼師誦持《大方廣佛華嚴經》的最后一天,布施的人非常多,我也對每人隨喜了1元錢。這時當家師特意拿出140元為一名居士的愛人布施,回向給她,讓她也結上善緣,不反對她愛人學佛,也歸依佛門,第三天時,這個平時不支持愛人學佛的,也來到寺廟內拜佛。師父特意讓她給佛前的燈續油點燈。佛力不可思議。

順便說一下,大殿內供的是藥師七佛,非常莊嚴美好,每位佛前都點有7盞油燈,一天24小時不斷,非常的明亮。這在其他寺廟比較少見。

另:三學寺140尼師誦持《大方廣佛華嚴經》的最后一天晚上,天上打雷,11月24-25日,在東北已經是冬天了。龍天歡喜。

般舟殿的結構和其他殿不太一樣,東面是方丈室(含臥室,共三間,包括方丈室、臥室、衛生間;在方丈室里,地方放的都是海綿墊,大家都是席地而坐,)。西面也是和東面一樣的結構,但用途不一樣,臥室是護法休息用的(有4-5張床),只有護法可以使用,中間為休息室,是行般舟和護法的人共同的房間,主要為中午用餐的。東西中間的大殿為般舟殿,大概有60平米(9*6米左右),正面的門已經用棉布等密封,以放漏風,有小門和東西房間相通。

般舟殿內已經結有界,以五彩棉繩(紅、黃、白、藍、黑)。11月30日,在般舟殿外結界(把方丈室已含在界內),按規定,非方丈、護法、行般舟的人,一律不能進入界內。這就意味著其他人就不能到方丈室了。而這之前,大家每天一有空就到方丈室喝茶、聽師父開示。這等于剝奪了大家親進師父的機會。這樣,我們就獨占了般舟殿。

按師父開示:行一日夜般舟,可以不結界,在家中或其他寬敞的地方都可以。但行1日夜以上的,必須要結界,必須要有人護法。

經過師父安排,丹東的那位師兄愿意放棄行般舟,而為我護法;最后我也愿意放棄行般舟,我們共同一起為另一位法師護法。護法分內護和外護,如果行般舟者同意,內護可以和行般舟的人一起行。在最后發通行證時,法師的般舟證為“念佛、止語”,丹東的師兄為“念佛、護法”,我猶豫一番后,同時要了兩個證,又行法、又護法。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2樓


進關前,填寫了發愿文(為什么而行法),護法也簽字,師父作了簡單開示,要求:1.止語;2.不準睡;3.不準臥;4.不準坐;5.日中一食,如有違反,發現一次罰100元。護法可以自己決定休不休息。我們(三人)都同意后,一起進入了關房(般舟殿)。

首先是拜佛(儀軌),拜本師釋迦牟尼佛、拜《佛說般舟三昧經》、拜跋陀和菩薩、拜般舟會上佛菩薩、拜阿彌陀佛、拜雞足山華首門守衣入定迦葉尊者、拜歷代般舟大成者、拜保安寺歷代開山祖師、拜龍天護法、拜慈法師父。讀發愿文,最后拜當家師(德燈師)。

然后開始正式一心只(止)念南無阿彌陀佛,行般舟。

前幾天有兩點不如法。
1.由于是第一次行般舟,沒有經驗,以前也沒有參加過佛七之類的活動。在晚上的后半夜,比較困,就盤腿睡著了(1小時左右)。前三天都如此,第四、五天再睡著時,正好被師父抓住,各罰了100元(記在帳,身上沒有錢,行般舟時,身上不準帶錢、帶表、帶手機)。
2.行般舟一般要求是直行,從這頭走到另一頭,右轉,再往回走,如此不斷重復。但我沒有經驗,走著走著就變成左轉。那位法師說左轉會出現違緣,后面果然如此。

后面才真正明白,實際上是完全可以抵擋住瞌睡,因為瞌睡也是陰、也是幻。此時只要大聲念佛、快走就可以抗過去,。
(大家一定要注意:始終要出聲念佛;如果不出聲,很容易打瞌睡,念佛的聲音要漫長悠緩(類似與唱),不可過急太快(困時例外))。

我打瞌睡時,護法沒有叫我的主要原因為:行般舟必須為自愿,不能強迫
從第二天開始,腳疼,而且越來越疼;丹東的師兄也如此,但他到第四天時就不疼了。(一般來說,前2-3天很多人都會腳疼(有些人不會),3-4天,有病的地方會疼痛,然后過了此關就好了,同時病也好了),從第4天起,丹東的師兄就越行越輕松,基本上沒有困擾他的東西了。

而我可能是業障深重的原故,始終腳疼,前15天一直處于腳疼的狀態中,思想意識完全被腳疼占據。到了20天以后,才擺脫腳疼的影響。

(實際上是越慢走、越怕疼,就越疼;這時需要快走,突破就好,就不疼了,我在20多天后,走的越快越輕松,有時可以連續走6個小時以上而不用休息,而且輕飄飄的,感覺象踩在海棉上一樣;但一慢,還是不舒服)。
第四天時,從浙江去了一位也要求行般舟的居士,他要求先為我們護法,再自己行般舟,當家師同意后,他就一直為我們護法。

護法的主要任務:

1.要注意到行般舟的人是否打瞌睡,如果打瞌睡,需要及時叫醒,按要求,行者打瞌睡不能超過10分鐘;超過10分鐘,必須叫醒,以打響指或念南無阿彌陀佛的聲音來叫醒,不準推搡或打罵;按規定,如果3聲響指后還不醒的話,就應該出關。
2.在行者情緒低落(困乏)時陪行者大聲念佛,讓行者度過難關。
3.送飯,行者在般舟堂的休息間內過齋,由齋堂的人送到般舟殿的門口,護法的人從門口接過來擺好,然后叫行者來過齋(行者過齋時只能跪著吃,不能坐)。
4.打掃衛生,包括般舟殿、休息間、衛生間。
5.燒開水,為行者準備飲品(糖水或酥油茶)或茶水。
6.注意到行者上廁所的時間長短,不能超過15分鐘,避免行者借此機會睡覺。

按要求,護法要如同保護自己的眼睛一樣保護行者;超過3天的行般舟,護法的作用就非常大了,對行者來說能否圓滿的行好般舟,護法很重要。
我有很多不如法的地方,按要求早就應該出關,但當家師特別慈悲,對我寬大為懷,處處容忍。

那位法師60歲了,以前以修禪宗為主,畢竟是出家人,基本沒有看到他出現那兒疼痛。正因為有他要求行100天般舟,我才以他為增上緣,有機緣得以行35天。我要求行9天,當時德燈師只同意7天。

此次能有機會行35天般舟,靠3個機緣。1.那位法師要求行100天;2.來自浙江的護法(之前我不認識)放棄自己行般舟的機會;3.德燈師的慈悲同意和加持。

在第6天早上,大概在3-4點時,在一種特殊的因緣下,我出現了嚴重的違緣,開始指責(毀謗)那位法師,之后我又后悔了,向他認錯,求懺悔。并等德燈師再次來檢查我們行般舟的情況下,再次向德燈師認錯,懺悔,當時我痛哭流涕,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3樓


由于嚴重不如法,又有近1-2小時沒有念佛,再加上跪在地上痛哭,就成了散念,之后整個人都象散架一樣,極度昏沉。

到天亮時,護法提出,問我愿不愿意繼續行,并且“行到見阿彌陀佛為止”,他愿意為我一直護法,我立刻答應,并借他的手機把家中的事交待一下,主要把我正在履行的一個合同送人。當時發誓,寧舍生命、家庭、工作,也要見佛。

然后又求見了德燈師,要求繼續行般舟到見佛為止(沒有定時間)。

實際上到這天為止,我發愿文上要求的,能看得見摸得著的愿望,除了見佛外基本實現了。當然還有祈求國泰民安等大愿,發了,求了,但無法驗證。
于是我又開始繼續行般舟,并且以大勇猛心,精進念佛.一天下來,就立刻恢復了精力和體力.佛力不可思意.

兩位護法也十分驚奇于那一天中我的變化,從完全崩潰中恢復出來,而且更勝前一天的狀態.

此時仍然打瞌睡,丹東的師兄一句話驚醒了我,"明良,你從那么遠的地方來,是為了行般舟,不能總睡覺!",從這天起,就開始克制自己的睡眠,不再主動睡覺.之后偶爾偷著睡一下,而其他大多數的睡著都是不知不覺的,而且很短,從幾分鐘到一兩個小時都有(站著,跪著),師父仍然每天來查看,不時也被師父抓著,但師父再沒有提罰款的事。這時基本不能跪,或磕頭,有好多次都是磕到第五個頭是就睡著了。

大概從第五天起,就開始摔跤,由于困乏的原故,走著走著就打瞌睡,一大瞌睡,就容易摔跤,尤其是走到東西兩側的墻跟前,非常容易碰到墻,輕則咚的一聲,重者摔倒在地,大部分都不是很疼,但也有例外,每碰、摔一次,都有好處,人立刻清醒過來,又開始大聲念佛。

前7天我都帶著眼鏡行般舟(習慣了),連續碰了幾次后,才把眼鏡取下來,其中有三次都把眼鏡碰得都變形了,當時的第一個反應是完了--眼鏡受傷了,等我站起來,實際上一點都沒有事。佛力不可思議!很多行般舟的人行完下來,視力都有較大恢復、甚至全好,我的度數也有下降。頭上、臉上被碰了好多次,一直想看看怎么樣了,遺憾的是般舟殿內沒有鏡子,問護法和師父,都說沒有問題。等我35天出來后再看,確實沒有碰壞,只有額頭上有一個小疤痕。

師父開示說,在般舟殿內是不會把人摔壞的,盡管由它好了,事實也如此。

(摔跤也可能是在消業,其中有一次摔得特別重,漆蓋都紅腫充血了,妙的是,就這一下,我的風濕竟然突然好了。摔跤應該是由于昏沉和業障造成的,對行般舟沒有障礙。)

(提示:行般舟時,最好把眼鏡取下來,少一點牽掛。)
從第4天開始出現幻,幻視、幻聽、幻覺。聽到別人在說話、吵架、吹牛等等。看到很多人在般舟殿內走來走去。看到般舟店內有各種各樣的東西,用手一拿,又沒有了,有時可以拿在手上。墻上的的影子可以變化成任何圖形,尤其是門簾,一個褶皺就是無限多的圖像,而且好多象電影一樣,連續變化。儲存在種子識里的一切圖形都開始顯現出來。越往后,越嚴重,而且我經常用手去摸那些幻影,深陷其中而不覺,當時,我清醒時都害怕今后(行完后)仍然如此,就麻煩了,別人非把我當瘋子不可,事實上一從般舟殿的出來,就好了。大多數時候都明白是幻,一明白就沒有了,有時我就用手一揮,就立刻消失。但有時會陷在其中1-2個小時而不覺。此時仍然在念佛。

出來后才知道這是陰,有些人有這個現象,這需要突破,才能進到更高的境界。

大概從第10天起,突然一下明白了自己那些是正念、那些是雜念、邪念;就是“一心不亂”是如何的,能夠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念頭,當雜念生起是能覺察到,一明白,雜念立刻消失,能照看到雜念是如何消失的。這時如果入幻了,就需要較長時間才能清醒過來。“不怕念起,就怕覺遲”。我入幻的主要形式有兩種,一是:整個思維都跟著雜念走而不知覺(入陰),這種思維好比日常發生的事一樣,比如感到自己就在家里,催促娃娃趕快上學等等,越是日常中的小事越不知覺,其他事情反而容易覺察;二是看到眼前有東西(如手機、錢包,越是平時用的最多的越出現),用手去摸、拿,或繞道走。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4樓


正念就是一心只(止)念“南無阿彌陀佛”,有時可以很長時間(1-2小時或更長)心里頭只有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口里發出也只有一句。
大家注意:我提到的時間(幾分鐘和幾小時或幾點)都是不可靠的,因為在般舟殿里是沒有鐘表的(不準有)。第一個要消除的就是人們對于時間的執著和倚賴。時間長短,全靠感覺,所以不一定準確。每天對時間的確立來自于師父們上殿的打板聲。

在第8天時,丹東的護法要求出關回家,師父同意了。他在這8天里表現了驚人的毅力,完全沒有睡覺,沒有任何臥、坐、跪,實在困了,就靠著墻歇一會,如果一睡著就會碰或摔倒,就會馬上清醒而繼續走。在他身上真正體現了“持佛力、三昧力、本功德力”,首先是佛力的加持,其次是一心止念南無阿彌陀佛,再次是自己的善根福德和毅力。由于我怕疼,心就放在腳上,沒有放在系念“南無阿彌陀佛”上,自然就越疼、越困。他不怕疼,自然就很快突破,第四天就不疼了,就更容易一心系念在“南無阿彌陀佛”。他入關時,身上正患皮膚病,而且前幾天一直折磨他,但他一直忍住,到出關時就基本好了。

20天后,他又來了,專門為我護法,一看到他,我大吃一驚,他至少年輕了5歲。本來,他和我一樣大,36歲,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看起來他比我大,而此時,他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而且容光煥發,臉上有一種玉一樣的光澤。“云何行。得端正顏好美艷”,佛是真語者、實語者。行般舟確實可以年輕很多(5-10歲以上)。

他這是第三次行般舟,他有行般舟的癮,平時一有空就想行。據說,很多行過般舟的人回到家里,一有空,就自己行上2-4小時。我回到家里后也有這種感覺,這才體會到“般舟樂”。每天就想唱念“南無阿彌陀佛”,就想走。

聽說無錫一位師兄行了5次,也是有般舟癮的人。

再談護法

這次為我護法的人共有4人:德燈師父(當家師)、浙江的師兄、丹東的師兄、遼寧油田的一位師兄。

從我們入關起,德燈師父就沒有好好休息過,他的方丈室和般舟殿是一門之隔,只要我們一沒有念佛聲,他就立刻來查看。我們在般舟殿里行般舟,他在方丈室里念經。而且我們每天晚上和中午很困時就會大聲念佛,聲音非常嘹亮,此時實際上就是正常人最需要安靜休息的,但他沒有休息,一直照看我們,我估計,他每天的休息時間不到3個小時。德燈師每天至少要走到般舟殿里來查看5次左右,中午1次,晚上4次。每次都在我們最需要人幫助(最困乏)的時候出現。有時他會領著我們一起行,并且大聲念唱“南無阿彌陀佛”,其聲音之優美,無與倫比。

在第25天后的某一天晚上,我入幻嚴重,竟然走出般舟殿來到外間休息室,把休息室的門打開,要走出關房(不知道為什么),在這千鈞一刻的時間,德燈師竟然出現在我身后,此時門已經打開,就差抬腿出門。德燈師什么都沒有說,我又乖乖的回到般舟殿繼續行般舟。

同樣在二十多天時的某一天,當時感覺極度昏沉,并且在和昏沉抗爭,我突然聽到從方丈室里傳來“楞嚴”二字,如閃電一樣進入我的腦海里,人立刻清醒了。后來才知道這時德燈師正在持誦楞嚴咒

在30來天時,那天白天對自己說,今天無能如何都不睡,結果到后半夜時,在非常困乏面前,意志再度失敗,正要坐下去時(已經開始往地下坐了),德燈師開門近來。最大的陰和幻是睡眠,但只要正確發心和佛力的加持以及護法的精心護持,一定可以突破。

浙江的師兄是從第4天開始為我們護法的,他一直陪了我40多天,為了我行般舟而放棄自己行般舟的機會。他同樣也是從遠方專門來行般舟的。這之前我們不認識,他不是慈法師的徒弟,也不是德燈師的徒弟,只是聽說海城保安寺可以行般舟,通過和德燈師電話聯系后就直接來了。他是11月27日聯系的,當時我在場。

他30歲,較胖,生意人,談吐不俗,平時以持誦楞嚴咒(439句)為主,對佛法有深刻的體會和理解。他主要從6點一直到晚上12點左右,一直護持我們,打掃衛生、拖地、洗馬桶,這些活,他在家都不用干的,但此時他任勞任怨。般舟堂是木地板,很容易臟,一天到晚都要拖。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5樓


他也有一個星期左右,全天完全陪著我們而不休息。沒有他遠道來護法,我不可能行35天,因為我當初自己只要求行9天,德燈師準了7天。后了我出現違緣后,他提出要我繼續行,直到見到阿彌陀佛為止。以他作為第二個增上緣,并為我護法,我才得以行35天。當然沒有德燈師的慈悲準許和加持以及對我的寬大,也是不行的。
丹東的師兄前三天為我們護法,此時他每天除了和我們一起行般舟外,還要照顧我們的生活,打掃衛生、拖地、洗馬桶,這些活,照干。還要為我們燒水送水。前幾天,我們要喝水時,就把寫有水的牌子給他看,他就為我們準備好,并端到我們手里。要上廁所時就舉寫有“方便”的牌子,他同意后,我們就可以上廁所。

般舟殿念內止語(不準說話),事先準備了6個牌子(分別寫有:茶水、紅糖水、水、酥油茶、紅棗水、方便),需要什么,就舉什么牌,后來大家熟悉了,才沒有那么嚴格的執行,就自己的動手。

從第4天起,他就和我們一起專門行般舟,不再走出般舟殿。第8天出關,在這8天里,他仍然處處照顧我。

20天后,他又來專門為我們護法。等我們35天出關后,在沒有休息的情況下,他又自己一人行般舟,3天,沒有人護法,只有齋堂的人送飯。后來據他說,前兩天,是他歷次行般舟效果最好的,沒有任何困頓和疲乏,但在第三天時,出現摔跤,而且嚴重,最后只好自己出關。(后來分析原因是不如法的結果:沒有請法,沒有填寫發愿文,沒有入關儀軌,只是和師父說了聲就入關了,他入關的那天,師父他們到鞍山開會,所以沒有人護法)
遼寧油田的師兄是每星期5下午來,星期天下午回去,從他家到保安寺需要1-2個小時。

他是每星期都來寺廟,長期護法,很有經驗,也很嚴格。一般是前半夜是浙江的師兄護持我們,后半夜是他護持我們,這樣就一天24小時有人照看著我們。他一般從12-2點時就一直陪著我們行,一直到天亮。白天他還要和大家一起上殿,其他時間和當家師父一起處理一些事務,并負責出版經書的事務。

(大家需要請《佛說般舟三昧經》,可以打電話到保安寺請,免費,也可以給我發短信,我來轉告他們,也可以助印經書。114200 遼寧海城厝石山公園保安寺 德燈 電話0412-3289041,)還可以請《藥師經》、《大方廣園覺修多羅了義經》、《佛說施燈功德經》)
如何才能行般舟

行般舟不需要任何額外條件,不要錢,不需要關系,不分宗派,不需要和保安寺和放光寺有任何關系,人人都可以行,實際上人人都應該行,7天能內解決我們多年的問題或疑惑。行般舟是一種超拔行為,象電梯一樣,把人從低處直接送到高處。靠的是佛力。在最短的時間內,占用較大佛門資源,一心專念南無阿彌陀佛,即可得到種種利益、見到種種境界、消無量罪業。

人人一去都能行嗎?不一定!

主要取決于兩個條件:
一是正確的求法心態,低位進入、處處恭敬。印光大師語:“佛法于恭敬中求”。是求法,不是去試法。要處處如法。
二是要具備一定的善根福德。

我親眼看到恩師慈法師的一位徒弟(一位出家僧人,想行90天),沒有正確的求法心態,最后失望而走。(當家師-德燈師是慈法師父的徒弟)。

(如何才能最容易行法:

我的建議是:

1.第一次不要求那么長,一般1-3天最好,等有經驗了再7天,就會非常如法,收獲就更大,行過一次的人,再求法就容易。因為行一次后就會具足一切福德。

佛告跋陀和:“有聞是三昧不輕笑,不誹謗,不疑,不乍信,乍不信,歡喜,樂書學,誦持者,我悉豫知見之,其人不獨于一佛、二佛所作功德,悉于百佛所聞是三昧。卻后世時,聞是三昧,書學誦持,守之一日一夜,其福不可計,自致得阿惟越致,所愿者得。”

2.最好到寺廟勞動幾天供養師父常住。


3.第一次行時,最好兩人一起,可以互為增上緣。


4.等條件具足后再求21天、49天、90天,不要象我這次一樣,沒有準備,行的很不如法,而且較苦)。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6樓

 

跋陀和問佛言:
菩薩當行何等法,得智慧如巨海攬萬流?
云何行?博達眾智,所聞悉解而不疑;
云何行?自識宿命所從來生;
云何行?得長壽;
云何行?常在大姓家生,父母、兄弟、宗親、知識無不愛敬;
云何行?得端正,顏好美艷;
云何行?得高才與眾絕異,智慧通達,無所不包;
云何行?功立相滿,自致成佛,威神無量,成佛境界,莊嚴國土; 
云何行?降魔怨;
云何行?而得自在,所愿不違;
云何行?得入總持門;
云何行?得神足,遍至諸佛土;
云何行?得勇猛如獅子,無所謂一切,魔不能動;
云何行?得佛圣性,諸經法悉受持,皆了知而不忘;
云何行?得自足,離諛諂,不著三處;
云何行?得無掛礙,持薩云若教,不失佛意;
云何行?人信;
云何行?得八種聲入萬億音;
云何行?得具足相好;
云何行?得徹聽; 
云何行?得道眼觀未然;
云何行?得十力正真慧;
云何行?心一等念,十方諸佛悉現在前;
云何行?知四事之本無;
云何行?便于此間見十方無數佛土,其中人民、天龍、鬼神及蠕動之類,善惡歸趣,皆了知。

。。。。。。。。

一心念之,一日一夜,若七日七夜,過七日已,后見之

。。。。。。。。。。

復有四事疾得是三昧:
一者、不得有世間思想如彈指頃三月;
二者、不得睡眠三月如彈指頃;
三者、經行不得休息三月,除其飯食左右;


消業

行般舟是一個消業的過程,大多數人行下來后,身體狀況都有較大恢復,并且年輕一些。

我在般舟殿內,對此深有體會,在前幾天時,浙江的護法師兄告訴我,我口中出的氣比廁所還臭,后面一天一天減輕。

以下所說,非為炫耀、非為求證、不一定真實、非誑語、非妄語,我只是把我的一些幻景如實的告訴大家,大家在今后遇到類似情況時可以有一個借鑒。大家注意:既是幻景、就非真實。如“夢幻泡影”。每人業力不同,情況會不一樣,最好不出現。

大概從10天起,就感覺般舟殿內有時有很多人,如同一個鬧市一般,我得經常的避開他們,導致我走的線路就成了東走西串,如同醉漢一般,以致和我通行的法師很有意見,說我影響了他,確實如此。但此時對我來說,并不知道這是幻,就如同真實一樣,和我平常上街沒有任何區別;這些天的主要反應是頭里有些痛、感覺象有陰影一樣,并明顯感到一天比一天減少;脊背疼,如同壓了幾十斤東西一樣,十分沉重,腳疼,困乏易睡,容易摔跤。前幾天我還不太在意,如此幾天后,我告訴浙江的護法,護法說可以在心里為他們作三皈依,于是我就在心里念“我為你們作三皈依,你們跟我一起念:皈依佛、歸依法、皈依僧,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畜牲,皈依佛法僧三寶(三遍);請你們給我一起念10聲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為聞名即往生,見像即往生,你們以此因緣脫離苦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去吧,你們去投胎轉世吧,今后你們來做我徒弟,我們共同成佛道,同登西方極樂世界!”一般是在心里念、有時小聲念,之后就會消失,我又繼續行,大概在二十來天時,就見到有20來個女的,都很漂亮,當時立刻明白他們中就幾個是妓女人,它們在我周圍,其中一個人,交給我200元錢,說是供養觀音菩薩的,是她們每人5元、10元共同集資的,我接過來,走道佛像跟前,剛把手伸出去,人一下清醒過來,手中是空的,我仍然繼續,像手中真有錢一樣,走道觀音菩薩前,把錢放放下,說:“觀音菩薩,這是她們一同集了200元錢,供養你老人家的。”同行的法師聽到我如是說,很是詫異。之后,我立刻去求見了師父,把情況說了一遍,并說要拿出200錢來(錢由別人保管),師父問,她們指定用途沒有,我說沒有,師父說那用于藥師大殿貼金吧!

又過了兩天,有看到幾個女的,其中還有大肚子,念了三皈依以后,也不見了。

安靜了一兩天,又出來好多人,感覺他們很兇,作三皈依以后,沒有效果,如是兩三天都如此,最后看到他們全部坐上兩梁汽車走了。從這以后,就很少看到非人了。再行般舟時,才感覺般舟殿是如此的真實:四面是墻,腳下是地,北面有佛像,佛像前有燈,四周是五彩繩結的界,這才是我們正常眼鏡看到的。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7樓


這之后,仍然天天出現幻景,但以物品為主,我伸手去拿、去摸。師父問我一天到晚在地上找什么

高消費

行3天以上的般舟是修行中的高消費,體現在四點上:

1.獨自占用般舟大殿,想想看,我們如果在別的地方如要租用100平米的房間,需要多少會錢1個月。

2.需要多人護法,如果要算工資,真是沒法算,一天24小時候不休息的陪伴。我的直接護法是5人。另外齋堂等外護人員不算。據說當初大雄師行般舟時是12個人為他護法,而且恩師慈法師父親自為他護法一個月。師父也為我們排了多人的護法表,最后沒有執行。

3.飲食標準很高。我們吃的比師父們的要好,齋堂根據我們的要求來做。一般都是4-5個菜以上,每餐基本上都同時有米飯、面條、饅頭、包子;還有2-3中水果。齋堂一般是先給我們送來后,師父們才開齋。休息間內紅糖、蜂糖沒有斷,一直有。還沒有吃完,又送來了。最貴的是酥油茶,每小包的價格在5-7元左右,一天兩包,就是15元。行般舟,最好喝酥油奶茶,能極快的補充熱量和能量。

4.點燈,共8盞燈(般舟殿內7盞、休息間1盞),兩個香爐(般舟殿內1個、休息間1個),24小時不斷,我們大給用了4-6桶油,極品盤香很多盒(師父特意供養的)。

見佛

在第6天發生違緣后,開始改為求見“阿彌陀佛”和親證“西方極樂世界”,并且每次進般舟殿都有發此愿“祈請十分諸佛加被,求見‘阿彌陀佛’和親證‘西方極樂世界’”(這是不如法的),于是在第7天、第21天、第28天、第35天分別出現了一些相似景象分別如下。

我下面要說的非為妄語、也非我慢,只是如實的(但并不完全不如實,比事實要少)把我的經歷介紹給大家,以供參考。

我沒有天眼功能,也沒有天耳功能,平時兩眼閉上就是一片黑暗(這反映了我業障深重),什么都看不到,但怎么又看到了前面的種種幻景了呢?

是菩薩不持天眼徹視,不持天耳徹聽,不持神足到其佛剎,不于此間,終生彼間,便于此坐見之

譬如人夢中所見

我真的見到佛了嗎?是佛來了?還是我去了?

持佛威神力,于三昧中立自在,欲見何方佛,即得見。何以故?持佛力、三昧力、本功德力,用是三事故得見。

欲見佛即見。見即問。問即報。聞經大歡喜作是念。佛從何所來。我為到何所。自念佛無所從來。我亦無所至。自念欲處色處無色處。是三處意所作耳。我所念即見。心作佛。心自見。心是佛心。佛心是我身。心見佛。心不自知心。心不自見心。心有想為癡心。無想是涅盤。

第七天時我強烈的想見佛,不停的在心中想佛是什么樣,是怎樣出現,看著眼前的西方三圣像(銅像),想我不是已經見到了嗎,難道還有頭外安頭、心外求法(這之前的我最大的誤區就在此,四處尋覓,總想求一個法,解決一切問題)。沒有見到什么特別的景象,于是安慰自己,佛不就在我的跟前嗎?我不是天天見到的嗎?

于是又繼續,到20天時,見到一個老和尚,我把求見佛的要求跟他講了,并開始精進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而且快行,如此有2-3個小時,此時感覺般舟殿略有變化,也看到德燈師出來照看我兩次,但我沒有理,如同見了一般的路人一樣,心中沒有任何反應(平時我都要合十頂禮)。此時我感覺般舟殿內只有我一人一樣,實際那位法師一直在旁邊行。最后看到云起云涌,看到云正在變化,就象要變成佛像的樣子,此時老和尚說,等一等,你還差一樣東西。一下啥都沒有了,我很失望。出去休息了一會。喝了些水,又繼續。

之后又如此繼續行,大概在一個小時以后,見到了空。于是我感覺任務完成了,就走出般舟店到休息間坐下休息。之后德燈師出來了,說“你在干什么?”,我說“完了!”,他說“什么完了?”,我說“行般舟完了,結束了!”,他給了我一板子,我才清醒過來,有只好再進去繼續行。

到了第28天是,再次見到了佛像,和般舟殿里的銅塑像一樣,并看到了《佛說般舟三昧經》,都是篆體,每個字都如30cm左右大,金色,刻在一個大山上,我問佛“我從何而來?將到到何處去?如何行佛法?”,佛只回答了最后一個問題:“于孝道中求!”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8樓


欲見佛即見。見即問。問即報。聞經大歡喜作是念。佛從何所來。我為到何所。自念佛無所從來。我亦無所至。自念欲處色處無色處。是三處意所作耳。我所念即見。心作佛。心自見。心是佛心。佛心是我身。心見佛。心不自知心。心不自見心。心有想為癡心。無想是涅盤。是法無可樂者。設使念為空耳。無所有也。菩薩在三昧中立者。所見如是。

這次吸取教訓,沒有去休息。第二天對師父和護法說了,說我沒有見到阿彌陀佛,仍然不行,得繼續行。

想到“于孝道中求”,對師父要求打電話回家,打完電話才知道:此時我的父母兄弟都開始到處找我,以為我失蹤了。而且母親急得病了。一個電話回家,才平息了大家的掛念。(主要原因是:我和我母親的生日正好都在我行般舟期間,大概在15天左右時。而我平時每個星期都要打電話,母親過生日,更是必打,但此次沒有,所以他們認為肯定我出問題了,他們問我妻子要人,我妻子問單位要人!)

我始終沒有和我妻子通過話,都讓護法打或讓單位同時轉告,怕她要求我回家,而抵抗不住感情的牽引,而放棄行般舟。

提示:今后大家務必要對家中交待清楚,無牽無掛才利于行般舟。般舟公約中就有這么一條:行7天,要家中同意,行90天,要單位同意。我只告訴我愛人行7天,她總共給了我20天時間,結果我實際在外50天。

此時我要求出關,護法不同意,認為沒有達到目的,而我已經開始產生退失心(而這之前我發愿寧舍生命也要見到佛)。他要求我再行30天,至少15天,而我只想在行7-10天,最后問師父,師父同意我再行15天。此時知道恩師慈法師要從云南雞足山來,于是和德燈師將條件,說“等師父來后,聽師父的安排,師父說行就行,師父說出關就出關”。此時我非常、非常渴望見到師父。

進到般舟殿,又恢復信心,繼續行。

第30天時,師父到了,同時來了很多人(根據聲音判斷)。

到第32天時我再次要求求見德燈師,要求出關,正好師父他老人家在場,我把整個過程向他匯報了一遍。師父說我“次第不清、法意尚在”,并對德燈說看看日歷,給我一個圓滿數,大家看著日歷一算,還有3天就35天,于是師父說,行35天吧,五個七,很圓滿。并對我開示,要求我求見阿彌陀佛,請觀音菩薩講法。

終于在34天時看到佛像,金色,無比的巨大,像山一樣高大,看不到頂,而我像螞蟻一樣小。

(不一定真實,祈請大家一定注意,可能是幻景、幻覺。)
般舟的五個次第

出來后才知道,師父來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要糾正大家在行般舟中的一些問題,經過幾年的實踐,很多人行了般舟,都有大收獲,在這個過程中卻存在一些不如法的問題,尤其以我這次最不如法。師父在保安寺開了一個短會,重新討論了般舟公約。

出關后,遼寧油田的師兄對我轉述了般舟的五個次第。(抱歉,我只記得前4個了)

1.破陰;2.見光明像;3.見佛;4.聽佛講經.....

欲見佛即見,見即問,問即報,聞經大歡喜

1.破陰。包括兩方面的內容,首先是身體很快從各種疼特痛、不適、困乏中突破出來。腳不疼、身不疼、不困、不乏。這個過程需要1-多天,因人而異,如果如法行,真正一心系念南無阿彌陀佛,一般1-3天都可以突破。其次是破幻景,幻都是陰、都是假 “了身本,猶如幻,勿受陰,勿入界” ,我這次主要存在的問題就是沒有完全一心系念南無阿彌陀佛,在幻景中呆得過長。

2.見光明像。破陰之后,腳不疼、身不疼、不困、不乏,這時行般舟就會身輕安,心輕安,一片光明,如同禪定一樣,非常安樂。這個好的境界也不能沉迷,也需要突破。

3.見佛;一般求見阿彌陀佛。但要明白“我所念即見。心作佛。心自見。心是佛心。佛心是我身。心見佛。心不自知心。心不自見心。心有想為癡心。無想是涅盤。是法無可樂者”,佛無所從來,也無所去。

4.聽佛講經。求佛講經。

如果如法行,又深具善根福德,一般來說,這5個次第都能在1-7天內實踐到。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9樓


一心念之,一日一夜,若七日七夜,過七日已,后見之

佛是真語者,實語者,真是不虛。

今后大家求行般舟時,比較容易求了,但大部分將都為1-3天,有基礎(經驗)以后,才可求行7天;求行21天以上的般舟就要靠因緣了

出關

第35天早上大概3-4點時,德燈師最后一次來查看我們,并說“天亮以后你們可以去齋堂過齋,然后就可以休息了!”,6點時,聽到打板的聲音,就從關房中出來,走出界外,又覺不妥,回過頭來,對般舟點磕了三個頭,然后到德燈師門前也磕了三個頭(德燈師是日中一食),就去了齋堂,過完齋回來,就躺倒床上休息。過了一會護法就去打掃般舟殿,此時,那位法師又進到般舟殿內行,護法讓他出來,師父聽到說話聲,才知道我們私自出關了,狠狠的訓了我們一頓,我們又再次進到般舟殿。

此時在藥師殿的樓上還有兩位人在行般舟,藥師殿的樓上供的是過去七佛,在其中的一部分也結界了,用于行般舟,平時主要供女眾行,但有一點非常不便,就是上廁所不便,要到樓下外面的廁所,海城的冬天很冷,可以想像其中的苦。

師父讓護法去把他們叫來,進入到般舟殿,然后我們一起舉行了出關儀式。至此才真正圓滿。當時我非常感謝他們,他們的出現,才彌補了我們的不如法。

出關儀軌和入關一樣。

拜本師釋迦牟尼佛、拜《佛說般舟三昧經》、拜跋陀和菩薩、拜般舟會上佛菩薩、拜阿彌陀佛、拜雞足山華首門守衣入定迦葉尊者、拜歷代般舟大成者、拜保安寺歷代開山祖師、拜龍天護法、拜慈法大和尚、拜當家師(德燈師)、拜護法。
差什么

前面講了,在第21天時,一位老和尚說我差一樣東西。究竟差什么,很讓我們費心猜測了一番,剛開始以為是沒有定力,沒有般舟三昧力,但有時也能連續幾小時的一心念佛(定境);再后來以為沒有愿力,但我也一直發愿誓度一切眾生,最后才想到缺乏悲心,于是每次喝水休息時,護法就開始設法引發我的悲心,一想到眾生的苦,幾次他都流下了眼淚,而我卻沒有任何表示,我不停的問自己,為什么這樣,我一直認為我自己心地善良,而現在卻無動于衷,如此多次,護法也沒有辦法,只好任我了。

到了31還是32天時,在幻景中看到:天快黑時,兩個瞎子老年夫妻在街上跌倒了,另一位中年人放下自己的急事,把他們扶起來,送他們到目的地。過了一會,想到他們的凄慘和無明顛倒,不由悲從心來,抑制不住的傷心,感覺眾生太苦了,眼淚像開閘的洪水一樣,噴涌而出,又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如此十多分鐘才結束。并立刻發愿,從悲心中流出(沒有引導、沒有思維)的大愿(沒有引導、沒有思維)。第二天,又在幻景中看到一只猴子在過馬路時,由于是中午,太困,一下給汽車碰死了,一看到此景,又是悲從心來,又發了同樣的愿。之后又有一次,哭到一半時,強行抑制住了,怕被師父聽到,以為我是故意的。第34天時,再次悲從心來,流淚不止,又發了同樣的大愿。平靜以后,見到了佛。

我們修行,首先要發菩提心,初發意菩薩的愿力最大,能驚天動地。什么樣的心才是無上菩提心:愿一切眾生都成佛道。

宣化上人講到大悲咒是大悲心,一直不太明白,此時才真正理解。持一切咒,首先得有悲心,真正發自內心,從心地里希望一切眾生能脫離苦海。為別人念誦求大悲水,必須從心地里發出悲心,真正希望對方好,如同自己的父母或兒女病了了樣急迫。一定靈驗。

般舟樂

在保安寺到處都有“般舟樂”幾個字,出關后,師父問我感覺怎么樣,我說好苦。

我為什么苦,主要有兩點,求的太甚,有求皆苦。次第不清,不能從腳疼中脫離出來,沒有及早破陰,這和我平時嬌生慣養,怕苦怕累,有極大關系。丹東的師兄,他也同樣腳疼,而且都裂口出血了,但他忍住,越疼,越快行,一下突破就好了,而我一疼就跪下來休息一下,所以始終無法突破。

回到家后,一有空就念“南無阿彌陀佛”,是以一種感恩心念、快樂心念,愿意念、想念。此時才感覺到般舟的快樂!恩師一直說凈土要樂修,此時體會到!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10樓


般舟樂!

從行般舟的5個次第來講,破陰之后,就是樂!就無比的快樂!有了這此的經驗,我準備明年再去行一次7天的。一定要完全如法行。

如何對待愿

我們發愿以后該怎么對待已經發下的愿。我從第6天起,每次進般舟殿時都要重復以此見佛的愿望,這嚴重不如法,師父已經多次告誡我有求皆苦,但我沒有理,依然我行我素。

正確的是發下愿后就不要管它了,只要一心系念南無阿彌陀佛就可以了,行般舟是一個實踐的過程,只要如法的去做就可以了,不要時時記掛著愿,為愿所累。比如我們要去北京,坐上去北京的車就可以了,在車上用不著時時念叨“我要去北京”。從此真需要愿了嗎?不是!當我們在退失時、在遇到違緣時,再把愿拿出來,以愿力來加持我們自己。愿力的加持力是非常、非常大的。如果時時把愿放在心里、嘴上,就背上的一個愿的包袱,所以會很苦!

我們平時也應該如此對待已經發下的愿。

行法因緣

在2004年前,我是不知道有《佛說般舟三昧經》的,2004年4月去拜雞足山時,祈求佛菩薩派人接我上山,果然在山下碰到大雄師和果杰師,于是我們一同上山,在途中,大雄師問我知不知道那兩部經先滅,我說只知《楞嚴經》,大雄師告訴我另一部是《佛說般舟三昧經》,并從懷中取出來給我看了一眼。當我離開放光寺時,大雄師贈送了我一本,當我知道大雄師行了90天時,也發誓在三年內要行一次7-21天的般舟。回到家,隔三岔五的讀誦一遍《佛說般舟三昧經》,又經常到網上好搜羅其他人行般舟的感受,越發想行,結果在2004年11月份時,機緣終于成熟,行了一次35天的般舟,雖然極不如法,也沒有什么大的收獲,但如同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雖沒有吃著什么味道,但吃了,這對于我下次去如法行時,打下了極好的基礎。

日中一食

行般舟是日中一食,這一點都不難,從幾十天的情況來看,對我們在家人來說,一樣可以接受。前十天基本沒有任何反應,十天以后,有時在晚上有點餓的感覺,但時間非常短,僅10來分鐘。

勿念饑 勿念渴

難的在于早上,師父慈悲我們,每日早上特意讓齋堂給我們燒豆漿喝,這碗豆漿來自不易,齋堂的人得4、5點時下山去買(原來是他們送,天冷了以后,賣豆漿的就不愿送了)。

一段時間后,我們竟然對早上的豆漿有了依賴,每天天一亮,就盼著送豆漿了。從內心來看,我盼的不是要喝豆漿,而是有此正大光明的理由來到外間休息室休息放松一下。慚愧。

就是這松懈,卻非常不好,我發覺,在出來之前,原本人很清醒,但到休息間一跪下來休息,卻很容易昏沉。一般3-5分鐘后,就開始昏沉。這時護法就不斷的提醒我,讓我不要睡著了。但一進到般舟殿行法就立刻好了。
而其他時間出來休息一下,卻不會有昏沉的現象。

每日最困乏的時候是三段時間。

1.中午。由于剛午飯,只要人吃五谷,五谷之氣一上升,人就容易昏沉。這比較好克服,快走、大聲念佛,一般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就可以過去。之后,人非常精神。

2.晚上2-4點,自己比較難克服,只要一放松自己,任何一種姿勢(包括走著)都可以睡著。這時護法的提攜就非常重要了,和行者一起行,或一起念。也是過了點就好。這期間不是一直困,而是間斷性的,一會兒困、一會兒不困,來得快,去得也快。

3.早上5-6點,這個困,基本上是自己放縱自己的結果,因為德燈師去上殿去了,覺得沒人監督了,借此機會偷懶。這期間的困,容易導致人昏沉。

如何調配體力

剛入關是,人都是非常精神、也新奇。此時大聲唱念,行走的亦快,這樣不太好。大聲念、還是小聲念,區別不是很大,也絕對不會把嗓子念傷。只要感覺愉悅、清醒,怎么念都可。但困時盡量出聲大聲念。我們經常放開喉嚨,高聲嘹亮。

正常情況下,行走的要慢、緩,猶如我們平時散步一樣,不慌不忙,不著不急,很悠閑的樣子。

以下三種情況應該快走:

1.困、乏時。問題在于有時實在走不動了、或實在不愿意走了。只有慢慢行了,或干脆站靠一會。

 
2008-3-13 18:06 回復 
 
DHZ10000
1位粉絲
 11樓

2.腳很疼時,要快走,只要幾分鐘,一進入狀態,就好了,就會忘了腳的事,實際上此時也一點不疼。
3.以快走的方式進入狀態了,此時就不要管了,是怎么走的,繼續保持就好。不要考慮體力的事。實際上,不管走幾個小時,是一點都不累,是越走越輕松、越走越想走。

主要在前三天應當適當的保持和調配體力,破陰之后就無所謂了。

這是我個人的體會,僅供參考,不能以此為標準,每人的具體情況是不一樣的,感受自然不一樣了。關鍵的在于要把三字訣背會,一有問題,立刻在心中想一下,就會過去。遇到大的困難或問題,及時反映給師父、護法,祈求十方諸佛菩薩、歷代祖師、依止師、師父、護法的加持即可。在般舟殿內,沒有解決過不了問題,因為一切本是幻。

行般舟這種方法來源于《佛說般舟三昧經》,目的是為了證得般舟三昧,般舟三昧又叫“十方諸佛悉在前立”,就是指在這個世界現見諸佛世界,引用經中一段話“不持天眼徹視。不持天耳徹聽。不持神足到其佛剎。不於此間終生彼間。便於此見之”。

行法往往以90晝夜為一期,當然,不是一定要90晝夜,因為一般人不能迅速證得此三昧,如果智慧福德具足,能迅速證得,一兩天或者七八天就行了。
經中說,有四事,疾得是三昧,一者不得有世間思想。如彈指頃三月。二者不得睡眠三月。如彈指頃。三者經行不得休息三月。除其飯食左右。四者為人說經。不得望人供養。是為四。
90天就是這么來的。

因為經行,不能睡覺休息,所以各種障礙(業障.報障.煩惱障)顯露出來的也非常明顯,就如同本帖中所說,把這些障礙清除一些,效果就很明顯,算是集中一段時間用功吧,呵呵。

另外,這種方法比起其他方法來說,優點還是很多的,比如指導人不需要是有大成就的明師(當然是的話就更好),在現在這個世界,有大成就的明師太稀少了,即使有緣遇到,也不見得能辨別,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常隨身邊請教,經中說奉行是三昧,自致得阿惟越致(不退轉)。

很多大乘經中都是廣談義理,很少有說到如何行法的,當然,大乘經多半是對果位菩薩所談,說方法已經不是很必要了,但對于現在的人們(我們)來說,還是需要一個方法,如何契入經中所談的境界,禪宗最后也是沒辦法弄出個參話頭的方法嘛!而般舟三昧經是少數有方法的大乘經典之一,歷史上也有很多人依此經而成就。

《摩訶止觀》中也有關于般舟三昧的內容。

般舟目前四處可行:
一者:杭州臨安中天目的普照寺
二者:云南大理雞足山放光寺
三者:保安寺(即上文所提到的)
四者:山東泰安普照寺

慈法法師近日在泰安普照寺指導般舟行法,大家可介紹合適的佛友來行法

相關欄目:網友投稿學佛答疑請進入:學佛有問必答網常見問答集錦(還可以免費人工答疑)

——————【歡迎護持無量光佛門網系列網站(查看匯款賬號)】——————


(微信掃一掃或長按二維碼贊助支持)
河北排列7走势图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