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佛門網 >> 事跡傳記 >> 心得體會 >> 正文

三大證據相繼破滅:進化論,一個錯誤的信仰

學佛有問必答,專家答疑、有問必答,點這進入>>

三大證據相繼破滅:進化論,一個錯誤的信仰

1859年,達爾文提出了進化論學說,他認為生物不是神創造的,而是經過漫長的歲月從簡單到復雜進化來的。嚴格地說,進化論至今都只是一種假說,當年達爾文希望將來能發現確鑿的證據,可是禁得起檢驗的證據至今也沒有找到,而且進化論的理論與事實也出入太大,論證模棱兩可,結論也無法重復。后來的學者是把進化論當作一種科學的信仰繼承下來的。也正是因為信仰,才把它當成真理介紹給學術界和公眾,這種新奇的假說很快形成了一個流行的信仰,人云亦云,被人們當成了真理。   
一、暴露的問題被掩蓋了  

1880年,美國加利福尼亞的太波山下出土了許多精巧的石器工具,鑒定后確認這是5500萬年前的遺跡,完全打破了進化論里人類進化的體系。然而,這個驚人的發現很快被莫名其妙地“淡忘”了。當盛行的理論受到沖擊時,人們總是不愿意懷疑自己的信仰,即便事實也要懷疑或者不愿理睬。  

1966年,墨西哥的霍亞勒克出土了一批鐵矛,美國地質學家麥金泰爾博士奉命去鑒定。她用了兩種方法測定了鐵矛的年代,得到了同樣的結果:距今25萬年。這個違背進化論的結果實在讓科學界無法接受。一個歐洲學者迫于各方面的壓力,改成了人們愿意接受的年代。而麥金泰爾,這位在國際上有一定聲望的教授,卻從此失去了在相關領域里工作的一切機會。  

已故的考古學家阿曼塔也遭遇了類似的命運。他在墨西哥的普瑞拉瓦發現了一個史前動物的頜骨,里面有一塊殘破的鐵矛的矛頭,鑒定發現是26萬年前的武器,一些刊物公布了這個不尋常的發現,但很快招來了權威們不做任何調查的批判,阿曼塔的事業也從此被扼殺了。  

這類故事還有不少。好像一些人總在維護著過去的東西,他們可以憑經驗否定事實。少數人的權威言論,代替了公眾的思考。權威們造成的科學輿論,成了先入為主的思維框框,公眾很難了解實際情況,只有無條件接受權威的觀點--科學在這里成了一種信仰。  

隨著時間的推移,進化論暴露的問題越來越多。一些進化論學者開始反戈一擊,他們根據事實對進化論謹慎地提出了疑問,自然毫無例外地招來了經驗性的批判。但是,事實畢竟是事實,理論的困惑,永遠吸引著每一個探求真理的人。

二、進化論的三大證據相繼破滅  

進化論有三大經典證據:比較解剖學、古生物學和胚胎發育的重演律,可是近年來的研究使得它們相繼瓦解了。  

比較解剖學,暴露了進化論的邏輯錯誤--循環論證。  

科學上,如果一個理論的證明違背邏輯,這個理論就不能成立,但是人們對進化論的邏輯錯誤卻沒有深糾,也是因為深糾起來,就沒有證據可言了。例如用比較解剖學來論證進化,形像地說就是:“如果人是猿進化來的,人和猿就會有許多相近的特徵;因為人和猿有許多近似之處,所以人就是猿進化來的。”懂邏輯的人都知道這種循環論證毫無意義。這種似是而非的“證明”貫穿于進化論所有的證據之中。人云亦云,人們盲從地接受了它。  

胚胎發育重演律,邏輯上不能立足,理論上禁不起推敲,事實上是一個觀察錯誤  

19世紀,德國的海克爾提出了重演律學說,認為高等生物胚胎發育會重現該物種進化的過程。其實重演律本身就是假說,這個假設就成了進化論的重要證據:如果進化存在,胚胎發育的“重演現象”很像在反映進化的過程;因為有重演現象,進化就是存在的。這不但運用無意義的循環論證,而且掩蓋了最關鍵的一點:誰也不明白“重演現象”和進化有什么關系,硬說成是因果關系。

其實,重演律是在生物學還很不發達的時候提出的假說,隨著遺傳學的出現和分子生物學的發展,特別是對基因的深入研究,重演論失去了理論依據。既然過去的基因已經突變成新基因了,怎么還重現過去的特徵呢?就重演律本身,古生物學家古爾德也指出了該理論的致命缺陷,這些已是共識了。  

現在,很多學者證明了重演律是一個觀察錯誤。德國人類胚胎學家布萊赫施密特(Erich Blechschmidt)所著的《人的生命之始》(The Beginnings of Human Life)一書中,以詳盡的資料證明人的胎兒開始就都是人的結構,例如以前認為胎兒早期出現的象魚一樣的“鰓裂”,實際是胎兒臉上的皺褶,完全是人臉的結構,被硬說成“鰓裂”。胎兒在9毫米左右,身體下端的突起好像是尾巴,其實沒有任何尾巴的結構特徵,那是一條中空的神經管,它發育較快,向阻力小的方向生長,暫時向末端突出,很快就平復了。而且它是有重要作用的,根本就不是殘跡器官。  

對罕見的畸形病:毛孩和長尾巴的小孩,進化論認為那是人祖先的特徵;要按這么推理,沒有大腦的畸形更多,那人的祖先就沒有大腦了?先天肢體殘缺的、多長手指、腳趾的也常見,那么人的肢體就是從各種畸形進化來的?跳出進化論的思想框框一想,就會發現所謂的“返祖現象”只是畸形或缺陷而已,是基因畸變的反映,和人類祖先聯系在一起毫無道理。  

古生物學上,至今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進化中的過渡類型  

如果進化存在,必然存在進化過程中物種之間的過渡類型,否則進化就是謬論。在邏輯上,過渡類型的化石也就成了進化論的三大證據之一;而事實上,這方面并沒有確鑿的證據可用,達爾文等人猜想 20 世紀會找到明確的證據,也就是當時用“猜想”作了證據--這又是極不嚴肅的。事實又是怎樣呢?直到現在,發掘出的化石不計其數,禁得起推敲和鑒定的證據還沒有一例。  

在從猿到人的問題上,尋找過渡物種“類猿人”,早就列入了科學的“十大懸案”。數次宣布的人類始祖,很快就被否定了。例如1892年發現的人和猿之間的過渡化石“嘉伯人”,是一塊猿的頭骨和相距40英尺的一根人的腿骨拼湊出來的,學術界否定了“嘉伯人”,科教方面卻還在宣傳。直到1984年“嘉伯人”才被新發現的猿人化石“露茜”代替。但后來的鑒定中,露茜也被大部份學者否定了,科學家已經確定了露茜是一種絕種的猿,和人無關。  

6具“始祖鳥化石”的相繼問世,轟動了世界,成為鳥類和爬行動物之間過渡物種的典范。后來鑒定出5具是人造的,剩下的1具堅決拒絕任何鑒定。最初的“發現者”坦白了造假的原因之一:太信仰進化論了,就造出了最有力的證據。而教科書中,對始祖鳥和露茜還是不予更正,公眾也就不知真相了。  

假如進化存在,過渡類型化石就應該很容易找到,為什么沒有呢?大家沿用達爾文的解釋:化石記錄不完全。深入一想:化石的形成是普遍和隨機的,為什么單單漏掉了過渡類型呢?《審判達爾文》一書的作者約翰遜(PhilipJohnson)做了這樣的總結:“化石向我們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現的某種有機體,沒有逐步進化的任何痕跡……這些有機體一旦出現,基本上就不再變了,哪怕過了幾百萬年,不管氣候和環境如何變化,也不變了。如果達爾文的理論成立,這些條件本應該引起物種的巨大變化。”  

古生物學家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和埃爾德里奇曾根據地質歷史的事實,提出了一個“間斷平衡”假說,來說明過渡類型形成化石機率較小,但不能解釋為什么過渡類型根本不存在,而且該假說的進化機制在基因水平上看,是絕對不可能的。

然而,嚴謹的學者清楚:接受的人多并不能把一個假說上升為真理,真理需要嚴密的推理和無可辯駁的證據,這正是進化論所缺乏的。筆者多年來熱衷于進化論的研究,也一度在感情上強烈地維護著它的尊嚴。但是面對越來越多的事實,嚴謹的思考使我看到了進化論的錯誤所在。在此,筆者希望用通俗的語言,把進化論的問題和一些鮮為人知的事實公諸于世。希望改變這一百多年來,進化論者代替公眾在思考、甚至代替其它領域的科學家在決定真理這樣一個局面。在事實面前,在嚴謹的推理面前,把理智思考的機會留給每一個人。

三、現代進化論在理論上的致命錯誤  

如果一個理論是正確的,從不同的角度出發,都能證實其真理性,而且不同方面的證明互為補充。相對論的證明和證明基因是 DNA 分

可能古爾德舉的這個例子能很形像地揭示原因:“布林頓(D. G.Brinton) 1890年的研究指出:黑人是低等的,因為他們保留著幼年的特徵;博克?L. Bolk)1926 年的研究宣稱:黑人是低等的,因為他們的發育超越了白種人保留的幼年的特徵。”為什么矛盾的論據會支持同樣的觀點呢?因為他們在為一種錯誤的信仰找根據,而不是根據事實得出科學的結論。這里暴露的也正是進化論的問題。     
  
3 三大證據相繼破滅:進化論,一個錯誤的信仰(討論光音天可以來看看  

再從一般的角度講,如果一個理論在根本上有自相矛盾的地方,而且與某些已被驗證的定理矛盾,科學的嚴謹性是不能容忍它立足的。下面的幾點致命問題,足以否定進化論了:  

概率計算表明,生物進化的可能性小到了絕對不可能的程度  

現代進化論從基因水平解釋進化,這是達爾文時代無法想象的。基因不發生根本的改變,一切表面的變化對進化都沒有意義。也就是說,進化必須以基因進化為基礎。現代進化論用基因隨機突變假說解釋進化的根本原因。值得注意的是,在數學公式和模型普遍應用于生物學領域的今天,進化論者從來沒有提出公式,計算基因突變機制實現進化的機率,因為任何一個合理的公式都會否定進化。  

許多學者從概率上證明了現代進化論的錯誤,貝希?Behe M. J.)的《達爾文的黑匣子》 (Darwins Black Box) 一書,多處從生命結構的復雜精密性否定了進化的可能。  

這里提出一個寬松的公式,根據突變機率計算進化產生新物種的概率:  

   P =( M · C · L · B · S )^ N  

通俗地說,就是一個物種的某個體發生了突變(機率只有 10 的負3次方,以下簡為10^-3),并且突變后的基因與自身其它基因在不同層次的產物上可以相容(寬松估計 10^-2 ),而且在生存競爭中該個體能夠存活,有繁殖的機會(10^-1),而且突變恰好有縱向進化的意義(這種情況至今沒有發現,權且估計為 10^-3〕 而且突變基因在種群中不被丟失、穩定、擴大,一旦丟失就又得重來(寬松的估計為 10^-2 );因為新物種的形成需要一系列新基因的出現,假設要 10 個(冪指數 N =10 ,實際物種間絕對沒有這么小的基因差異)那么進化出一個新物種的概率  

P =( 10^-3 】10^-2 】10^-1 × 10^-3 × 10^-2)^ 10??0^-110  

按照一年繁殖10代,種群個體數為1000,相應的進化所需要的時間極為寬松的計算也需要 10^106 年。目前科學認為宇宙中所有基本粒子總數只有10^70個,宇宙年齡只有200億(2×10^10)年,進化一個新物種的時間,是宇宙的年齡的自乘10 次,足見進化是絕不可能的。  

無數實踐證明:品種的變化和新物種的產生是兩回事  

達爾文把一個物種內部的變化推廣到所有生物物種的進化,比如狗可以培養出許多品種,那么猴子也能這樣進化成人。這種推測本身就大有問題。實踐的結果都在否定達爾文的這個猜想。育種專家都知道,一個物種的變化范圍是有限的。最終,培育出的品種不是不育,就是又變成原來的親本。  

現代進化論對于進化的速度問題,理論和事實自相矛盾  

生物從低等到高等,在縱向上、整體上看,基因突變發生的速度越來越慢,突變個體的自然存活能力越來越低,那么進化速度就應該越來越慢;而進化論領域公認:在地質歷史上,縱向上看,新生物出現的速度越來越快,呈現明顯的加速進化趨勢。  

“進化時間表”掩蓋了大量反面事例,化石展示了周期性災變的歷史  

生物進化時間表是按進化論編成的,本身錯誤很多,如鳥類出現的時間是根據造假的始祖鳥來的。隨著后來化石出土得越來越多,大量與進化論相悖的事例不斷出現,但是因為這些發現不可理解就給壓制住了。  

如果按時間順序排列古生物學的全部發現,得到的結果足以否定進化論了。考古學家克萊默和湯姆森(Michael A. Cremo? RichardThompson)的《考古學禁區》(Forbi  

en Archeolgy)一書,列舉了500個確鑿的與進化論相悖的事例,那是幾萬、幾十萬、百萬、千萬甚至幾億年前的人類文明遺跡。  

考古學家朱伊特(Y. Druet)在法國的一塊石灰巖層中發現了一些不同型號的金屬管,巖層的年齡為500萬年。  

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拉克西河岸的巖層中,在恐龍腳印化石旁邊發現了人的12個腳印化石。同一地層中又發現了人的手指化石和一把鐵錘,錘柄已經變成了煤,足見其年代的古老。錘頭含有96.6%的鐵, 0.74%的硫, 2.6%的氯,這是一種現在都不可能造出來的合金。

最遠可追溯到的28億年前的幾百個精巧的金屬球,20億年前的大型核反應堆,其結構也比今天還先進。許多學者猜測那個反應堆是外星人的遺跡,那么2萬年前的古代神廟顯然是地球人的建筑,它體現的天文學知識和冶金技術也超出了現代人;而發現的25萬年前的鐵制武器又展示出一個不太發達的人類文明,著名的美國 Science雜志98年(282卷 1453 ~ 1459 )刊登了一系列考古發現: 1.5萬年前的人像, 2.3萬年前的人像、 3萬年前用猛犸象牙雕刻的馬, 9萬年前帶倒鉤的矛。我們知道,我們人類的文明從蒙昧時期發展到今天的輝煌,只用了5千年左右,這些間隔久遠古跡的,不正代表了不同時期的文明嗎?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事實告訴人們:人類的文明也遵循著這樣一條規律:“出生--發展--滅亡”。  

跳出進化論的框框,就會發現化石實際對進化論反戈一擊。化石不是一般條件下能形成的,生物在腐爛風化前必須埋在地下很深,在強大的壓力下才能漸漸變成化石。只有大災變才能提供這樣的條件,化石也就成了災難的見證。地層中化石的研究恰恰告訴人們:物種的發展是很短時間內大面積突然出現的,經過發展繁榮,再到大毀滅,殘留的和新出現的物種再這樣發展,周而復始。  

地球周期性災變的直接證明非常多。在西伯利亞的凍土中,發現了冰凍的成千上萬的哺乳動物的遺骸。有的很完整,有的被扯碎和樹干絞在一起。檢測它們胃里的食物,發現了還沒來得及消化的毛茛草。活生生的事實告訴人們,那里曾是溫和地帶的草原,極短時間內發生了毀滅性的災難。哈普古德(CharlesH. Hapgood)認為:極短的時間內,大陸板塊發生了幾千英里的移動,把西伯利亞帶到了今天的位置。當然,還可能是其它大災變的原因。  

哈普古德教授發現了費納烏斯(Oronteus Finaeus)在 1532年根據史料繪制的世界地圖,它顯示了冰層以下的南極洲,當把它與現代測到的南極洲冰層以下的面貌疊在一起的時候,驚人地相似。在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還發現了 1513年皮瑞·雷斯?A. Piri Reis) 綜合史料繪制的非洲和南美洲的海岸地圖及南極洲地圖,精確到半個經度,這比人類能夠在海上確定位置早 250年。顯然,這是上一期人類文明的遺跡。而且,那個文明時期,南極洲沒有冰雪覆蓋。  

人類忘記了過去  

至此,誰還要維護進化論的信仰呢?其實現在,很多理智的科學家也承認進化論是一個不能證明的信仰,因為沒有新理論,所以只能用它,而反對它就會弄得身敗名裂,這樣引火燒身的例子也不少。許多科學家為進化論奮斗幾十年,越研究越發現進化的飄渺,有人象牛頓、愛因斯坦一樣,最終醒悟,去宗教中尋找答案。  

新西蘭遺傳學家但頓?Michael Denton) 在《出現危機的理論:進化論》一書中坦白地說:“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  

進化論不僅誤導了整個生物學,而且誤導了心理學、倫理學和哲學等許多領域,誤導了人類文明的發展。它給人類文明造成的潛在的禍害,是觸目驚心的: ?它讓人把宗教和道德善惡視為欺騙,敗壞精神寄托和道德制約;它告訴人們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在競爭中采取各種手段發展自己;讓人們相信反傳統、反潮流的畸變可能出現更進化的、更好的結果;它讓人相信人是動物的后裔,讓人相信人的本性來源于動物;西方心理學進一步發展認為:人的欲望是人最本質的本性,甚至是進化出來的最好的本性,為物欲橫流和倫理的敗壞從科學上解除了約束,這種宣傳已經充斥了社會的方方面面。種種這類敗壞的因素滲透進現代常人社會的一切,潛在地推動了人類道德的滑坡。  

人們一心進化自己,一面放縱地發展著自己,一面在緊張的競爭和顧慮中生存,越來越自私,當自私欲望得不到滿足時,各種不道德的行為和犯罪愈演愈烈了。人們失去了理解和信任,在社會上失去了安全感。短暫的享受和榮耀,換取著無可挽回的一切:道德滑坡、心理畸變、利欲膨脹、兩極分化、怪病叢生、無休止的競爭、社會的畸形發展、資源的耗竭、環境的污染 ...  

失去了道德的約束,人們失控地發展私欲,造成了無可挽回的一切。如今恐怕到了必須破除進化論的迷信的時候了。  

我們應該正視那些被進化論掩蓋了的真實的歷史。  

無數輝煌的文明消失了,能看到的只是零星的殘跡,在我們的記憶中,只記得柏拉圖時代留下的傳說:發達的亞特蘭帝斯文明葬身海底。  

迄今可見的史前人類文明,埃及的金字塔、玻利維亞的古城帝華納科 (Tiahuaracu)、秘魯薩克塞華曼?Sacsayhuaman) 城堡也許是杰出的代表了。這些巨石建筑體現了一個天文、建筑、冶金等技術超過現代人的文明。他們留下的遙遠的傳說,以及世界各地的傳說,為什么在文明毀滅的原因上驚人的一致?今天的人們卻忘記了古人的啟示,甚至憑借進化論自居,認為古人愚昧。  

復活節島的巨石人像,默默凝望著東方,那時的人,沒有忘記給雕像刻上眼淚。  

子正是這樣。而進化論卻相反:各個學說之間有著根本的對立,分歧之大是絕無僅有的。

人從光音天來時是“光明自照,神足飛行”的仙人,那時的地球很漂亮,就象伊甸園,青山綠水,花果遍野,象一個初生的天堂,并且當時的谷物都是自熟的,直接就可以食用,仙人們就好奇的逗留下來玩耍,但他們在地球上吃了一些東西后身體起了變化,逐漸的功能慢慢就減少了,君不見遠古有很多下凡呀上天呀之類的神話嗎?然后有些人想返回去,就注重修練,不亂吃東西,發展了辟谷導引吐納瑜伽靜坐之類的出世修練文化,老子在《道德經》上不是這樣說嗎:余聞古之善為道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有些人就隨遇而安,在地球上安家落戶,成為入世的世俗民眾,開始人們都很純樸,領導人也是通過禪讓來確定,講求道德統治和感化,也有因果報應觀念,逐漸的物品豐富起來,人慢慢開始有了私心,進而分化出國家、部落、階層等,自然界也發生變化,谷物不再自熟,產量也有降低等等,后來發展成靠暴力奪取生活資源和領導地位,開始即使是打仗都是講道理的,有約定的,什么時候打,什么時候雙方不能攻擊都要講好,決不違背,后來就不管了,全是陰謀詭計和權術的無恥施展,成為禮崩樂壞的人類社會。出世與入世不是互不相干的,也在時時交錯互通,有些出世的人做著入世的事業,有些入世的人,又用出世的學問教化民眾或蒙蔽人群,直到如今......這其間,很可能因為佛經上說的刀兵、饑饉、瘟疫等災難,人類遭受過多次接近于毀滅性的變故,有一些時候,人類文明可能比現在要高很多,不然為何現今人類有些歷史遺跡及考古發現很難用現在世俗的學問來解釋,有些人甚至以為是外星人的原因。大家可以看到,人類歷史也在輪回,照佛陀的說法,任何一個事物,不管是一個人還是整個的天體宇宙,都是循環往復,此生彼滅的,我們觀察事實,這樣的觀念非常符合實際,生與滅只是事物存在的一體兩面罷了,他們互為依存,彼此相生,就象一個人的白天與黑夜,睡覺與醒著,這樣,世間的一切才會生生不息,才會有冬天與春天的存在而不是只有一個春天或冬天,這和物理界的能量守恒定律是想合的,我覺得這樣的歷史發展和人類進程才比較可信,而馬列和達爾文的那種直線發展觀,最多也就說了個螺旋型上升的發展觀學說和客觀規律相去太遠,難以讓人信服,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圓周運動,不管物理的還是身心的,沒有直線的,自然界中能找到一個方形的東西嗎?一切都是物極必反的圓周運轉,何來直線發展的依據,從低到高,短短幾十年,你要高到哪里去,高到什么時候,他們畢竟只是凡夫俗子,不可能靠意識妄想之心而有超時空的洞見。

相關欄目:心得體會學佛答疑請進入:學佛有問必答網常見問答集錦(還可以免費人工答疑)

——————【歡迎護持無量光佛門網系列網站(查看匯款賬號)】——————


(微信掃一掃或長按二維碼贊助支持)
河北排列7走势图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