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佛門網 >> 戒殺與放生 >> 殺生的果報 >> 正文

觸目驚心——幾則殺生的現世果報

學佛有問必答,專家答疑、有問必答,點這進入>>

1『爆竹起火 燒焦慘死』


    有一位姓黃的老士官,平常就喜歡吃狗肉,被他殘殺的狗,不計其數。無論大小狗,都把它殺來吃,可說心狠手辣。自從他退伍后,在民國五十二年間,搬到屏東長治鄉某間爆竹工廠,擔任廠長。退伍后,殺狗的習慣仍然不改,朋友奉勸,也從不聽。日子一天天過去,因為被殺的狗魂,不甘愿被殺,更不愿肉被人吃下腹。每當他入睡時,常夢見尖銳的狗叫聲,環繞在他的身邊,似要找他報仇。記得,在民國五十五年的冬天,有一日,他把鄰家幾只剛剛斷奶的小狗抓來,放進已燒熱的大鍋水內,這幾只剛出世不久的小狗就可憐的在鍋內拼命掙扎,小小生靈,這樣可憐的被燙死了,真是慘不忍睹。事過第二年的一天,這位黃某在爆竹工廠工作時,爆竹突然發起大火,正好把他燒個焦黑,痛苦呻吟,就像狗被殺那樣的叫聲。黃某就一命歸陰了。以上所述,是一則真實的故事,就是殺狗所得的報應。奉勸喜歡殺狗的人士,趕緊放下屠刀吧!狗的靈性是與人類一樣,它是人類忠實的朋友啊!——《圣德雜志》


2『豬魂作崇 屠夫受報』


    棉城屠戶李亞育,操刀四十余載,宰豬逾萬頭,年老退歇。每天都無事可作,便呆在豬圈與豬為伴以解寂寞。有一天晚上喝酒喝多了,回到豬圈,鋪上木板就睡,晚上起來小解,忽然覺得大腿上有個東西,點燈一看,大腿上有一紫色圓形篆字,已經長到肉里了,轉瞬間頓感渾身抽痛,寒熱交作,豬圈里的豬這時也亂跑亂叫。從此,李亞育一病不起,有人問他得什么病,他說:此是豬鬼作崇。臨死時,李亞育發出嗚嗚的豬叫聲,不多會就斷氣了。殺業罪重,佛之所以勸人放生,開方便之門,行布施之道,旨在勉人修心修行,積功立德,畜牲與人雖不同,但其血肉性命則與人是一樣的。殺生害命,冤冤相報,糾纏不休。什么職業不能做,又何必以宰殺牲畜為活計。食肉眾生,報在自身,何苦來哉?——《正倫雜志》


3『牛肉與子 鍋里共煮』


    民國五十一年余因病住院,此事是一位與余同室的病患敘說的。大約民國三十五六年的冬天,就在他們的同村(他是山東即墨縣),有一個農夫去趕集,在牲口市看到一位賣母牛還附帶一頭小牛的人。相談的結果他認為價還可以,就將母牛和小牛一起買回。農夫的打算是將母牛殺掉煮了賣肉留著小牛另有他用。可是當他買回來要殺母牛的時候,那小牛跑過來向他跪下了,他就先將小牛趕走,回來要殺的時候小牛又跑來向他跪下,他就將小牛拴住,回來將母牛殺死。可是他將母牛殺死后,那小牛一氣之下上蹦下跳,結果沒跳幾下小牛也死了。可是母牛還是要煮了賣錢,當他夜晚用一個大鍋在煮牛肉的時候,他有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在下面玩耍,鍋水正在滾動的時候,那小男孩一頭載進煮牛肉的鍋里,被活活燙死了。這一鍋的牛肉也不能賣了,傷心成疾,沒過多久農夫也死了,而農夫家人,亦相繼而亡。——《圣德雜志》


4『七孔流血 叫聲如鴨』


  臺北,是一個很熱鬧的現代化城市。別的不談,只說做生意,各種商店林立,千萬行業,無所不有,十分繁榮。日夜車聲嘈雜不停的一條大馬路,大概就是現在的中山北路,過去曾經有一間名聞遠近的烤鴨店,店名『上品號』,生意興隆,門庭若市。這可樂壞了年約五十多,渾身上下圓嘟嘟的蔡老板。『上品號』的生意,越做越大,賺的錢,自不用說,越來越多,二三年下來,各地的分店,已成立了好幾處,蔡老板更是日漸福態,人更春風,出手更大,知道他的人自然更多。自古就有人常說:飽暖思淫欲,貧起盜心。這位發了殺業橫財的闊老板,少不了交際,應酬,是酒家,舞廳的常客,金屋藏嬌的事,屢聞不鮮,賭場亦常見到他的蹤影,這正是他感到揮霍的最愜意的時期。一年一度的農歷新年又到了,到處充滿著忙碌的喜氣,家家戶戶忙著購年貨。自然『上品號』的生意高潮,不能拿平常來相比,蔡老板一聲令下,自動門所性打開來,因為好多好多的顧客寧愿等著新烤鴨出爐,即使在門外等候三五個鐘頭也沒有關系。老店員加班還不夠,又雇了多位臨時店員,大家還是手忙腳亂,應付不暇,老主顧上門,店員們都來不及打招呼,所以又全家總動員,到店里來幫忙。這一天仍像往日一樣,全店鬧哄哄的時候忽然間,一聲如雷似的鴨聲,叫了起來。霎時,所有的人,好像愣住似的,過了一會,才回復過來,眾人尋聲看去,只見蔡老板四肢張開,像只鴨子的形狀,覆在地上,嘴巴里不停叫出呱呱的鴨子聲。有的客人手上正提著烤鴨,有的客人正掏錢要付款,突如其來見此光景,好奇心的驅使,圍攏過來,爭相先睹為快,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紛紛,其中有個胖婦人,大叫了一聲:哎呀!人變鴨子拉!多可怕!以后我再也不敢吃肉了。大家才驚醒過來,不約而同的一窩蜂往門外走出去。蔡太太連忙叫人將蔡老板抬到床上,立刻請醫生來診治,可是在高明的醫生,就是沒有辦法使他停止鴨子的叫聲。可憐的蔡老板,如此叫了三天三夜,直至聲嘶力竭,才睜著眼睛,七孔流血,在痛苦掙扎中斷氣。從此以后,『上品號』的大字招牌,就銷聲匿跡了,各處分店自然也跟著關門大吉,蔡家的人亦不知遷居到什么地方去了。誰說畜牲天生就是應該給人吃的,試看當人們殺它的時候,哪一只是顯的高高興興,不哀叫,不掙扎,靜待屠刀取它的性命呢?——《人乘佛刊》


5『雞販魚販  惡報三則』
    在仙臺,有一個開業不久的醫生,醫道很高明,一天,來了個四十多歲的婦人,咽喉有病,請求治療。醫生仔細瞧著她的容態,這病像雞似的發出一種——皮鼓!皮鼓!的聲音,同時身體猛烈的顫動,兩手像雞翅膀一樣艱苦地猛烈的向左右擴張著。醫生再診察她的咽喉,并沒有什么異狀,他感覺很奇怪。這位醫生是濃尾人,而且是個虔誠的佛教徒,他有一個美滿幸福的佛化家庭。他看患者的樣子,很像絞殺雞的狀態,或者可以這樣猜想,她可能是位商人。請教之下,結果正是這個地方上有名販賣雞商的太太,于是他拒絕了她的求診。這位太太聽了以后,兩手如翅般地顫動,苦啊!苦啊!地叫著,誠如雞被殺時的苦狀,回到家里倒地便死了。
    在本鄉湯島附近的街上,也有一件相似的事情發生,一個雞販,在日本橋邊做生意,起初是與人合伙,但是過了不久卻成了資產者。五十歲時妻子死了,遺下男女五個孩子,長女和次男在母親死后不久也死了,主人自己也有難治的毛病,從此對金錢的看法,漸漸不重視了。過了幾年,當他五十七歲時病況極度轉惡,每天輾轉病榻,將要臨終時,把長男夫婦叫到枕邊來說:苦啊!趕快把我身邊那些雞驅走。孩子們想問他理由,他艱苦地又說:你們沒看見嗎?我以前所殺的雞,統統集結到我身上來了,用雞爪抓我的身體,還用嘴啄我,苦啊!有什么辦法把這些雞趕走?可怕啊!賺了很多錢有什么用,不要再做這種生意了!說完就斷氣了,兒子夫婦倆從此也停止了這買賣。
    還有在芝街,有個賣鰻魚的商販,賺了很多錢,雖然錢多,但家里的災害卻不斷,痛病纏身,百治不愈,在臨終的前幾天,很艱苦地對家人說出自己病痛的情形,他說:痛啊!你們快替我想個辦法,把那些咬我脖子的鰻魚趕走!就要斷氣時,他有氣無力地對兒子們說:我。。。我死了。。。你們要。。。停止這買賣。說完便死了,從此他的后輩們再沒有人敢做這行生意了。——《覺世旬刊》

相關欄目:殺生的果報學佛答疑請進入:學佛有問必答網常見問答集錦(還可以免費人工答疑)

——————【歡迎護持無量光佛門網系列網站(查看匯款賬號)】——————


(微信掃一掃或長按二維碼贊助支持)
河北排列7走势图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