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佛門網 >> 戒殺與放生 >> 殺生的果報 >> 正文

    他,綽號芋仔,三十多歲的年紀,身體強健,為人很實在,干起活來認真負責,深得老板的贊賞,大伙也對他頗具好感,但為什么他卻終年不回家?前幾天,這件秘密揭開了。

    現正值寒冬,北風颼颼,尤其是破曉時分,更是冷到骨子里。我們幾個輪值夜班的,又冷又困的擠在一起,很自然的聊了起來。忽然,一陣劇烈的臭罵聲傳了過來,一下子,我們愣住了,大伙都往同一個方向看去,原來是兩位上日班的同事,在路上吵了起來。

    那兩個人,一個是芋仔,另一個是矮載財,也跟我們一樣,都是外地來的,同住在一個宿舍里。其實只要芋仔揮動一下他那粗壯的拳臂,十個像矮載財那瘦皮猴的人,都不夠死,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芋仔卻任著矮載財兇巴巴地罵著。大伙一起請他兩個過來,說:什么事說出來,讓我們評評理。矮載財指著芋仔憤聲說道:昨晚,不曉的他發了什么神經,整夜吼個不停,害我們很多人都沒睡好覺,今天沒精神上工。我抬頭望了望芋仔,看他神色不對,于是招呼他坐下來,要他有事好好說,他起先不肯,頓時一片緊張寂靜。

    大家凝神屏息,聽他結結巴巴地說:約七八年前,也是一個嚴冬的早晨,我在中部山區的家鄉,閑來無事,與弟弟坐在庭院樹下,冷的不停地哆嗦,腦中突然想起冬天進補的狗肉,不禁垂簾三尺,轉過身來向弟弟說:現在如果有狗肉吃該多好啊!弟弟說:還不簡單,隔壁的大黃,不是又肥又大嗎?我說:對啊我怎么沒想到!說干就干,兄弟兩拿了一條粗繩,打個活結,因系鄰居的狗,在一起慣了,毫不費力就把它誘進圈套。大黃平時跟我們感情不錯,在我們準備動手殺它的時候,它不停地猛搖尾巴,眼淚不停地流,一直向我們哀求。我們對它可憐的哀求無動于衷,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結束了它一條狗命。

    大黃死時,兩眼狠狠的瞪著,眼光帶著恨意,舌頭拉的很長,看來非常駭人。但是那時候,我們一心想著香噴噴的狗肉,對這一切竟然毫不理會。我們兄弟兩合力把它拉入廚房,拿起菜刀,先把那死不瞑目的狗頭砍掉,反正那也不能吃,丟掉了不會可惜,然后我們就開始剝皮切塊,料理烹煮,買來兩瓶老米酒,兄弟對飲吃喝,盡興到半夜,大呼痛快過癮。事隔多年,某天夜里,我夢見大黃回來了,它和生前一樣,只是不再對我搖尾巴,那一對兇惡猙獰的眼珠射出兩道寒光,我害怕及了,正想逃走,它一個躍身,就咬住我的脖子,救命啊!我一個驚呼,就從夢中驚醒,全身冒著冷汗,衣服棉被都滲得濕濕的。以后我天天都作大黃向我報仇的惡夢,天天都在恐怖驚叫中醒來,家人以為我中了邪,請來符仙乩童,用盡所有辦法,也都毫無效果,不久,我不忍心看著家人為我搞得心神不寧,只好想辦法——逃。

    終于,我在高雄一家合板公司找到工作,很奇怪的,我竟也擺脫了大黃的糾纏,而平靜了一段日子,于是我便不回家。一年后,我突然接到弟弟的死訊,我才趕回去,一回到家,我就聽家人說:自我離開后,弟弟就患了跟我一樣的毛病,時常做惡夢,怪吼怪叫,后來嚴重了,連白天也在地上做狗爬,學狗叫,前天學狗亂嗅一陣后,爬到柴房,不知怎地,放在柴堆上的鋤頭,忽然掉下來,打中他的腦袋,弟弟就這樣死了。我聽了倒抽了一口冷氣,問說:鋤頭放在哪里?家人說放在柴房,我急奔往柴房,一看嚇得幾乎昏倒,沒錯,這正是我們合力敲死大黃的兇器,我趕緊胡亂地跟家人找個借口,漏夜趕回高雄。

    沒想到大黃的陰魂竟然追來了,當夜,它兇神惡煞般,出現床前,我驚惶恐懼,跪在床上求饒,忽得,黃影一閃,已咬住我的脖子,犬牙從喉管刺了進去。。。救命啊!救命啊!大黃!饒命啊!饒命啊!我極力掙扎呼喊著,同事們被我驚醒,引起一陣騷動,知道是我做惡夢,便又躺下睡了。但是我不敢再睡,我思量著,無論我怎樣哀求,大黃是不可能原諒我的,從前我們宰殺它的時候,它不也是這樣求饒的?我只有一個老辦法——再逃。到了臺北,雖然換了兩三家公司,大黃卻仍然對我糾纏著,一直到我進了這個工廠,才把它擺脫了,于是,我便在這里一做就是兩年。但兩年來,我并沒有把大黃忘掉,我但心它會找到我,所以,晚上都不敢單獨出門,連上廁所也心驚肉跳,惶惶不安。

    要來的,終于來了,昨晚它帶來七八條兇狗,把我團團圍住,猛然的,全都往我身上撲,我兩腿一軟,只好眼睜睜地等著大黃咬我的脖子,其他的,咬我的頭,我的手,腳,以及身上的每一塊肉,我全身血肉模糊,劇痛難當。。。芋仔說到這里,一副痛苦的樣子,停了一下,無限后悔地說:大黃是一條很有靈性的好狗,本來我們相處也很有感情,真不應為滿一時口腹之欲,宰它下鍋。

    弟弟慘死后,我心中不祥的陰影,已經很深,恐怕有一天會遭到同樣的下場,所以不敢交女朋友,在弟弟死后一個星期,我終日不安,只好跑到派出所自首,我想若能接受法律的制裁,也許我會比較安心。當!當!當!交班的鐘聲響了,大家如夢初醒,鴉鵲無聲地站了起來,先后離開了工地,日班的同事也各就各位,開始一天的工作,只留芋仔一人,仍舊在原地發愣。回到宿舍一覺醒來,已是中午十二點,吃午飯時,大家都在議論紛紛——芋仔辭職走了。我一邊用飯,一邊在想:這次他會逃到哪里?是東部?還是往南?——《人乘佛刊》

相關欄目:殺生的果報學佛答疑請進入:學佛有問必答網常見問答集錦(還可以免費人工答疑)

——————【歡迎護持無量光佛門網系列網站(查看匯款賬號)】——————


(微信掃一掃或長按二維碼贊助支持)
河北排列7走势图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