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佛門網 >> 懺悔 >> 懺悔分享 >> 正文

—(轉貼)—

在我的人生歷程中,佛法使我脫胎換骨,從邪淫、內向、怯弱、敏感、百病纏身轉為忠誠、外向、堅強、豁達和強壯,我在佛法的修習過程中,懺悔起到了關鍵的作用,如一把鋒利的手術刀,切去心靈的毒瘤,而代之以健康的心態和軀體。略述如下,以饗大家,冀共沐佛恩。

一、我為什么特別重視懺悔

98年,我處在神經衰弱、嚴重失眠、意淫纏綿、糖尿等病態中,嗔恨心邪淫心很盛,幾乎一刻不斷,整日煩燥不安,對人生的唯一感覺是活得痛苦,真的覺得好象活在地獄一樣,幾乎失去正常的工作學習能力,人生疲憊無力,失去方向。有幸接觸佛法后,我盡管在心里切實地認為,要救自己的只有佛法,但在佛法的修習中,還是碰到不少不如人意的地方。我先是學習打座,雖也能坐出一點成績,能坐到骨頭變軟,但一下座后,心里的紛煩意亂卻未感到減少,而且出現夢遺不能解決,于是我放棄了。然后考慮念經和念佛,作這兩項修行時,對我的心理治療還是起了作用的,但有一點不盡人意的地方是,念經和念佛時心情開朗祥和,十分舒暢,我甚至節假日一整天都把自己關在房子里念,享受這份安寧,但一停下來不念了,或要工作和與人交往的時候,心中的邪念和嗔恨仍然依舊,經文也記不住,失眠、頭痛癥狀等改善也不大。為此,我好好地檢討了自己。

我認真地總結后認為,首先確認,自己整日的厭煩、激憤、膽怯怕事的狀態,肯定不是做人的正常狀態,人生肯定是不能這樣過的,務必要改;而且,我這樣的心理和性格,與人交往時給了別人很大的傷害(這個能感覺出來),是我所不愿意的,我的失眠頭痛等癥狀的產生,和這種不正常的心態也有十分密切的關系。其二,要通過學佛改變心態,是要用佛的慈悲心、柔和質直心去取代這種狂燥心理,進而健康體魄,但那種不正常的心理太根深諦固了,很難直接地換成慈悲心,就譬如,一個大染缸,里面污穢不堪,想直接注入清水使其潔凈,怎么可能呢,除非是先把里面那些污物掏干凈,注入的清水才可以保持清潔,大缸才保持潔凈。而清潔心靈的染缸,也是同樣道理,那么該如何直接地掏出邪淫、嗔恨等諸多污物,而代之以清凈心呢,則應借助于心靈的潔凈劑——懺悔。

于是,我的懺悔修習就此開始了,短期內就取得了較明顯的效果,尤其在改變心態方面,更顯立竿見影。經過如下二~六節所述。

二、懺什么——即什么樣的心念和行為需懺悔

懺悔,是對內心進行潔凈,而怎樣才算潔凈呢,以世間紛繁的善惡標準,什么樣的心念和行為才需懺悔呢。

我是這樣分析的,一個平常的人,形成了自己慣常的心理行為即個性后,會以實現世間名利得失為核心形成一套體現自我存在的觀念,并死死地抓住不放,這些觀念甚至會成為“我”之所以存在的精神支柱,好象沒有了這些觀念,沒有了這些狹隘的善惡標準之后,“我”便不存在了,所以一旦有誰去否定這些觀念時,掌握這些觀念的人總會有一種極大的恐懼感,以種種世智聰辯去抵抗。而這些觀念常常只是從某一利益角度來考慮問題,從而使一些惡行也能為貌似善良的借口所虛飾,譬如,一家公司做生意、找客戶時,運用了提供三陪、送紅包等手段,當披上“為集體利益”的外衣后,三陪和紅包好象便沒有什么錯了,倒好象是一件好事一般。這種以自我利益為中心的言行方式,使得人們常以是否符合自己或某一小團體利益為標準做人做事,想異性時,做邪行時,發怒時,講假話時,總能為自己的錯誤找到許多的理由,證明其實自己是對的是好的,也就是“執著”。這時,世間的種種丑惡行徑和酸甜酸苦的感受便堂而皇之地發生,好象理所當然。

由上可知,我們不能采用狹隘的世間凡俗的見解和標準確定什么言行應該懺悔,而應以一種博大深廣的符合一切眾生利益的標準來衡量,我經過苦苦思索后,認為最殊勝的標準,應為——佛的戒律,要以戒為師,以五戒,作為做人的標準,不合此標準者,便需懺悔,由此便解決了“懺什么”的問題。

懺悔的第一關鍵:以戒為師,凡自己出現貪、嗔、癡、慢、疑等不合戒律的心理行為時,一概認為自己是錯的,不許找任何借口,一律要懺悔。譬如,別人得罪自己時,哪怕自己是對的,只要當時發了火,動了嗔心,就要懺悔,要拋開以世間觀念衡量誰對誰錯的思維方式。在與人交往時,待人接物時,工作學習時,出現貪心,或要發火,看不起人等情況時,都是自己的錯,都不能找“我的出發點是好的”、“我對他發火是為他好”、“我找一下女人可以增加自己的自信心,利于工作”等等借口,這些想法都務必拋棄,凡不合五戒者,都要懺悔,都要承認是自己的錯。

說實話,這么一個否定自己的過程,是一個讓心流血的過程,一個痛苦不堪的過程,也是一個人格重塑的過程,一個人生蛻變、盡快得益的過程。為什么?

三、懺悔的核心——至誠懇切

一個盲人,要他扔掉探路的棍棒,難不難?難!一個跛子,要他拋開支撐走路的拐杖,難不難?也難!而對于一個不了解人生實相的凡夫俗子,無異于心靈的盲人和跛子,要他舍棄心靈的探路棒和拐杖,依靠自己來把握方向和道路,則堪稱難上加難!其壯士斷腕的勇氣和魄力,不是常人所敢為的,即所謂“學佛乃大丈夫事,非帝王將相所能為也”。而以戒為師,懺悔以往,以佛法標準重鑄人格的過程,其實就是讓人拋開心理拐棍,以佛法為藥石,使人得以徹見光明,找到真正人生道路,并鍵全心理肢體,踏踏實實走上人生康莊大道的過程。這個過程的基石便是懺悔,否定依靠以世間觀念為拐棍而生存的自我,承認心靈肢體的缺陷和病痛,以懺悔為手術刀,實實在在,刀刀見血地切除盤踞心靈的病毒和惡瘡,修補心靈軀干的殘疾,再敷以佛法清涼生肌妙藥,補以六度四攝菩薩行之營養,這樣,一個全新的生命才得以煥發,一個有著寬廣慈悲心、愛心、正直善良、無畏、充實的偉丈夫,便嶄新地成長。而要打好懺悔的基礎,要完成懺悔這個心靈手術,其要點便在于是否能切中心靈的腐敗要害——即是否能至心懇切,我認為,至誠懇切是懺悔的核心和前提,來不得半點虛飾,離開這點談其他,一無是處。

人之所以累累犯同樣的錯誤,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不敢正視自己的錯誤,不敢承認自己的錯誤,為錯誤找借口,回避錯誤,回避真正的自已。我在開始懺悔后一段時間內,好象已認不出自己了似的,甚至感到心里空蕩蕩的,一種徹底的失落驟然涌上心頭,原來以前的人生全是枉過,以前有著無數理由去做的種種事情,如:為搞好各種關系去按摩找小姐、收紅包,以幽默為名口出綺語、挑逗調戲,惡聲惡氣罵人發火暴怒、報復,工作偷工減料等等,種種曾得到自己肯定并支持自己做人信念的世間善惡得失觀,被一一否定,原來支撐自己生命信念的價值體系被一一瓦解,真真切切地認識到以前的自己其實是身在歧路,腳踏虛空,渾渾噩噩,這個過程我至今回想起來,仍不禁扼腕嘆息,唏噓不已,真的不容易啊!那種解剖自己的感覺,如對心靈進行不施麻藥的手術,剜心般的疼痛,痛得你全身癱軟。一次真正至心徹底的苦懺,能讓人淚流滿面,涕泗交加,甚至蜷曲于地,大口地喘氣,腦子一片空白,如同一個盲人被奪走了探路棒,猛然間出現一份無助的恐慌和驚悚,又仿似抽去了脊梁一般,直不起腰,無力地問自己一句:如我般邪惡的心行,還算是個人嗎?

然而,一旦你真正勇敢地正視了自己,你便發現了一個全新、真實不虛的自己。可以說,懺悔是個直下承當的過程,要為以往的一切過失擔當責任,不再為任何錯誤找借口,哪怕承認錯誤后要上刀山,下油鍋,亦絕不回避掩飾,并發誓永不再犯,重新做人,那么,這一番“寒徹骨”的痛苦,是不會白受的。每次懺悔后,都好象卸下一個千斤重擔,又如同刮去肢體腐肉惡瘡,雖有暫時的痛苦萬分,然而去除腐惡后的輕松,長出新鮮血肉時的舒服,便帶來了人生新的希望,賦予了人生前所未有的責任感。盲人治好了眼疾,還要探路棒干什么?跛子治好了足疾,還要拐杖干什么?人生找到了正確的方向,腳下踏上平實的路,心底已洋溢無偽的平和、吉祥、欣喜與充實,新的精神支柱開始平穩地支撐自己,還要那虛偽無自性的欲樂以及由此引起的邪行、爭斗、暴惡干什么?心底少了惡意和陰暗的你,臉上會自然地保持著靜靜的微笑,以易于為人所感受的善意和愉悅享受每一天。

四、懺悔需有對境

一個人做錯了事,傷害了某個人,想要認錯懺悔,最好是直接向受害者申述,即以受害者為懺悔的對境,但我沒有這樣的心胸和勇氣。可是不懺吧,自己的心靈無法安寧,懺吧,獨自默默地空想空說,好象效果也不太好,怎么辦呢,對誰懺好呢。這時,我想起藥師琉璃光如來十二大愿中之第五大愿為:愿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于我法中修行梵行,一切皆令得不缺戒,善防三業,無有毀犯墮惡趣者,設有毀犯,聞我名矣,專念受持,至心發露,還得清凈,乃至菩提。既然藥師如來有如此宏愿和功德,而且我是修藥師法門的,我就以藥師如來為對境,進行懺悔吧。當我跪伏于藥師琉璃光如來前,至誠懺悔時,效果確實很好,每次懺后,心中的罪惡感消失很快,心里容易清凈。

五、如何懺悔

我懺悔分兩部——通懺和別懺(這是我自己起的名字,為更好表達而已)。通懺,是指按照《普賢行愿品》中的懺悔章句通讀一遍,對無始以來由于貪嗔癡所發身語意造下的無量無邊惡業罪業皆至心懺悔,眾生界盡眾生業盡我此懺悔無有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無有疲厭。別懺,是指每天時刻注意觀察自己的心行,是否有違反五戒之處,是否發火了,動嗔心了,看不起人了,起邪念了等等,一有這樣的心行,便用筆記本記下,當天回家后馬上在藥師佛前懺悔;還要回憶起從小到大的種種言行心理,想起的也趕快記入筆記本,并隨即懺悔;同時,還需注意自己是否在某一方面業障特別重,如有,就要在這方面投入更大的精力苦懺,我是在邪淫方面業障特別重的人,陷得特別深,所以有一段時間我每天都以戒邪淫為專題作專門懺悔,收效是很好的。

之所以要這樣分兩部分,是因為我感到按《普賢行愿品》進行通懺能夠懺得全面、徹底、圓滿,可以說該懺的都包羅了,而別懺是直接針對自己、正視自己的過程,效果最直接,見效最明顯,兩者應可以促進。

另外,有一點不可忽視,就是懺悔必須要天天進行,千萬不能中斷,應使懺悔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如吃飯睡覺一般。

六、因地不真,果招紆曲——懺悔后不要忘記回向

不僅是佛教,其它宗教如基督教、伊斯蘭教、印度教等,都有懺悔的教儀和教規,許多沒有宗教信仰的人,當做錯了事后,也會認錯懺悔,這諸多的懺悔方式有什么異同呢。我認為,這些方式過程都是差不多的,最能體現其不同點的便在于回向。為什么要回向呢,那是因為懺悔是一種心行的活動,至誠地為惡行懺悔能產生一種善的力量,即一種功德力,能給懺悔者一種善的回報,回報在哪里?這種力量被回向哪里,回報便在哪里。信仰基督的人懺悔后回向主的國度,便增加一份力量讓他往生主的國度;信仰佛教的人懺悔后回向西方極樂世界,便增加一份力量讓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沒有信仰的人懺悔后不進行回向,便只能增加一點善業保留一點人天福報或減少惡報。所以回向其實能起到一種導引的作用,使懺悔功德的因導向某一種回報的果,其作用是相當關鍵的,它決定了你的懺悔行為所帶來結果的方向。所以說,回向便是說出自己懺悔的出發點,即為了什么而懺悔,此懺悔希望得到什么樣的回報。如果,為某事而懺卻不對該事回向,是得不到所針對的結果的,也就是——“因地不真,果招紆曲”,回向是會影響到回報結果的大小以及在佛法修行上是否圓滿、徹底的,因而懺悔后千萬不可忽視回向。

那應該怎樣回向呢,我的方式很簡單,因為我修藥師法門,我發愿往生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東方凈琉璃世界,于是我每次懺悔后,都默念或輕聲說:謹將此懺悔功德,回向東方凈琉璃世界,愿往生東方凈琉璃世界。或者如《普賢行愿品》中的回向章句那樣回向,也是可以的,看大家和哪方面有緣了。

七、后記

現下,在佛法修習上多位大德大力提倡禪凈密等法門,尤其是念佛,幾乎被認為是末法時代修行解脫的主要途徑,很少有誰專門地談懺悔。可是,在我的學佛經歷中,我卻感到懺悔幾乎起到了主要作用,我原來也頗感困惑,后來看到大德元音上人的書說,長期修行不見感應,應是障重之故,當為此厲行懺悔,消業除障,再補以其它法門,方為上計。回想起來,確實是啊,看來我真是這樣業深障重,連很容易掌握的念佛法門都無法深入的啊。后來看看身邊,才發現類似我的情況的同修并不少見,我在上佛法聊天室時,也碰到過一些朋友,修密修凈數年,卻了無蹤跡,學佛僅如生活調料一般,可有可無,根本難以打成一片,不得真實受用,學來學去也不知學來干什么,我曾經在網上碰到一位朋友,修凈七八年了,理論能說不少,心地渾渾噩噩,狀態不上不上,便問他懺不懺悔,他答“不清楚什么是懺悔”,令我很是遺撼和痛惜。為此,我想,末法眾生,業深障重者眾,而懺悔既對業障特別重者有奇效,我何不將自已以懺悔為主要內容的修行經驗和方式和盤托出呢,就算是拋磚引玉,只望對大家的修行能提供一點有益的借鑒,便無限快慰,文中有誤和不足之處,敬請大家批評指正(順帶說一句,懺悔得力時,心底直下承當,剎那間心性立分,豁開洞天,無限風光,盡收眼底矣,哈哈,痛快,痛快!——此語留有心者共賞)。

最后需說明的是,我稱揚贊嘆懺悔法門,只是因其特別適合我并已發生很好的修行效果,是從類似我的情況該如何對治的角度來談的,沒有說其它法門有所不如的意思,望勿誤會,而且,我現在也加強了念佛念經,這些法門的效果也開始能顯出了。

(戒邪淫論壇改版,煥然一新,特將此文作小小支持,不成敬意,同時感謝版主的辛勤勞動,謝謝!)
相關欄目:懺悔分享學佛答疑請進入:學佛有問必答網常見問答集錦(還可以免費人工答疑)

——————【歡迎護持無量光佛門網系列網站(查看匯款賬號)】——————


(微信掃一掃或長按二維碼贊助支持)
河北排列7走势图综合